空扯酱

一个又低产又坑的HE专业户 微博@空扯是个日更专业户

【凯源】不卖萌没有胡萝卜吃(23)

_(:зゝ∠)_狗血完了 还是小甜文


23

王源终于想起往事,先是很为自己伤怀了一阵。

我过得这也太惨了吧!

他现在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理论上来说,是可以把自己的身份告诉王俊凯了,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突然又坏心一起,想逗逗王俊凯,于是他做出一脸沉痛的表情说:“我……我跟你说个事情啊……”

“说。”

“之前……之前兔子窝里面有只小兔子,长得特别小的那个,他刚刚生下来不久就死了……”

王俊凯一脸懵逼地看着他,他的兔子窝里面每天出生的小兔子,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他哪儿知道这说的是哪只。

王源看着王俊凯迷茫的眼神,突然来劲了,他斥责道:“你这主人怎么当的?怎么连自己养的兔子都不认识!嗯?”

“因为他们每天都给我生一堆新的出来好吗?你有话就说,绕什么弯子。”

王源说:“就……就那个时候我已经成精了嘛,然后他死之前跟我说了句话……”

“说话?”

“对……我现在才想起来,刚刚出生的兔子,怎么可能会说人话呢,他跟我说他叫王什么的,我当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王俊凯说:“所以他已经死了?”

“大概是……”

王俊凯盯着他看了看,很淡定地说:“哦,好的,既然他已经死了,最后的魂魄碎片也没能撑下来,肉身保留着也没有必要,不如就此火化了吧……”说完他就作势要施法。

王源一下子被吓懵了,一把扑到王俊凯脸上:“不不不——冷静!爸爸!我骗你的!我骗你的啊啊啊啊!”

王俊凯把王源从脸上提下来,说:“就知道你不老实。”他死死盯着王源的眼睛:“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王源觉得王俊凯的眼睛,彻底看穿了他,透过这副兔子的皮囊,看到了他的灵魂深处。

王源乖乖举起爪子放弃抵抗:“恩,我就是王源。”

“我就说……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我失忆了嘛。”

“……你以为你在演偶像剧吗?”

“不是,我真的失忆了,就是有一部分的事情我不记得了,我都不记得自己怎么死的了,我还以为我犯了什么滔天大罪才死的这么惨呢,我哪里敢告诉你啊,你一定会把我大义灭亲……”王源一委屈,耳朵都拖到了后脑勺上。

王俊凯看着他叹了口气,摸了摸他的脑袋,说:“那你现在可以回去原本的身体里吗。”

王源运了运气,摇头道:“大概不行,还是太弱了。”

“那咱们先回山上去,看看师父怎么说。”

王源突然摆出一脸大爷的表情,说:“你欠我个大人情啊。”

“恩?”

“所以你得好好伺候龙哥我,我这一路,我容易么我?”王源真是越想越生气,气得耳朵一抖一抖的:“你每天把兔肉烹饪一百法摆在我面前!每天卖儿子让我出去给你打听!还不让我吃肉!”

“你一个兔子吃什么肉啊!”

“谁说我是兔子了!”

“那你说什么?”

“我是老虎!”

 

这么一路吵吵嚷嚷地回到了瑜北山上,王俊凯的师父见了王源,先仔细地绕着他看了一圈,叹道:“唉……你这孩子。”

王源饿得慌,没有力气伤春悲秋,直接问道:“有胡萝卜吃吗?”

王源蹲在一旁啃胡萝卜的时候,王俊凯焦急地问道:“师父,他现在魂魄还是太弱,没有办法回去,有别的办法吗?”

“不着急。”师父说:“我得先跟你讲一件事情。”

 

王俊凯小时候过得很惨,每天就是没日没夜的练功。

他练的是童子功。

听到这里,王源一下子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圆滚滚的身子跟胡萝卜一起滚到了地上,他笑得满地打滚,眼泪都要笑出来了。

王俊凯气急:“笑个鬼啊!就是小时候而已!” 

“哈哈哈哈哈……”王源笑得四爪朝天,露出毛茸茸的肚皮:“哈哈哈没什么好笑的,我就是喜欢笑而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俊凯小时候的师父非常严厉,但凡不练好都不能吃饭,体罚更是家常便饭。

童子功这种东西,有好也有坏,因为固精固气,固本培元,小孩子练起来成效飞快,但是一旦泄了精元,便前功尽弃。

于是他的师父为了让他不受影响,做了一件事情。

他将王俊凯的情根给封印了。

自此,他再也不知情为何物,不懂世人为何而爱,为何而恨,为何而笑,又为何而哭。

生死爱欲,一概不知。

 

王俊凯上了瑜北山自然就再没有继续练童子功了,但是这封印还在。他自己除去偶尔不能理解一些事情,过的也逍遥自在,所以也懒得去思考究竟是为何。

他以为自己生来比较不开窍,可能如同王源所说,确实是个榆木脑袋。

榆木这东西,坚韧致密,难解难伐,若是有人伐上两千年,也未必有能伐开他心的那一刻。

但是有人竟然真的伐了两千年。

 

王源死的时候,王俊凯在他的口袋里看到一块琥珀跟一张烧焦的纸片。

然后他做了一场梦。

在这场梦中,他的封印慢慢地解开了,爱恨冲他汹涌而来,将他整个吞没。原本封印几尽消除,瓦解殆尽,但是崩溃到一多半的时候,封印反噬,他迷失在这一枕黄粱里,迟迟不愿醒来,眼看要将他困死在虚妄的梦中。

这个时候,他的师父做了一件事情。

他施了个法,制止了封印继续崩溃。

随后王俊凯醒了过来,问他师父,为何不让他留在梦中。

他那个时候真真正正地觉得,死亡异常无畏。

 

“所以这封印,到底是解了还是没解。”

“解了,却没有解完。”

“那剩下的怎么办?”

“老夫无法,全看你们造化了。”师父捏着胡子,意味深长地望了王源一眼。

王源接收到这个眼神,愣了几秒,继续他没笑完的分量:

“哈哈哈童子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源笑得太厉害,最后软绵绵地趴在王俊凯肩上朝他的山头去,再也笑不动了。

王俊凯说:“你打算怎么办?”

“我得想办法先回去我的肉身里面,不要再让我英俊的身体继续躺着做冰棍了。”

“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再料理你这个老处男哈哈哈哈哈哈童子功哈哈哈……”

王俊凯无语了,他只得愤怒地摸出兔肉烹饪一百法,开始钻研今天的晚餐。

最后他们的御剑终于落在王俊凯的山头时,王俊凯突然对王源说:“我倒是有个办法,应该可以让你恢复到能回到肉身的状态。”

“怎么弄啊?其实我刚刚冷静下来仔细想了一下,我现在只剩下一魂一魄了,再怎么吃药修炼,也未必能回到人的身体里去……”

“今天很晚了,先睡觉吧,明天再说。”

 

王源第二天醒过来,发觉自己的身体又有点不对劲了。

这次他没有尝试化形,他先运了运气,然后拿爪子去扒拉王俊凯的脸:

“你对我做了什么?”

王俊凯似乎很累的样子,迷迷糊糊地醒过来,揉了揉眼睛,又发了一会儿呆,才说:

“哦,我把我的内丹渡了你一半,你现在应该可以回去你的身体里了。”

“你怎么不跟我说呢?”

“跟你说了怕你不同意,其实这个也就是一千年的修为而已,还可以再练,不必不好意思。”

王源说:“你想太多了,我不会不好意思的,我可好意思了。我跟你说,你欠我一个大人情呢,你赶紧的对我好一点,这个人情……咦?”

他瞪大眼睛,凑到王俊凯的心口位置,贴在那儿看了一会儿。

“怎么了?”

“我好像……”王源爪子扒拉着王俊凯的衣服:“我可以看见你的心了。”

“……大概是因为内丹的作用吧,现在我们是同心……”

王俊凯话没说完,又被王源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叫声打断:

“哇!你心上有棵没精打采的小苗苗,这是你的情根吗?”

“真的假的?”

“应该是真的吧……”王源又看了几眼:“不是说封印没解完吗,怪不得这么蔫不拉几,一看就是童子功练多了给憋的,这可怎么办。”

王俊凯一把把王源提起来:“你再提童子功我这就把你炖了!”

王源毛都憋得竖了起来,整只兔涨成了一个毛茸茸的球,最后他还是忍不住破功开始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这可怎么办呢哈哈哈……要给你浇水施肥吗?还是多晒太阳?”

“…………”

“哈哈哈好了,不玩了,我好像知道该怎么办了,我来试试帮你解这个封印。”

“怎么办?”

“我觉得它肯定是需要我爱の灌溉,所以,来。”王源把毛茸茸的脸凑过去:

“亲我一下。”


评论(106)
热度(1005)
  1. 王木木空扯酱 转载了此文字
© 空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