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扯酱

一个又低产又坑的HE专业户 微博@空扯是个日更专业户

【凯源】不卖萌没有胡萝卜吃(22)

本日更专业户_(:зゝ∠)_!!!不能再偷懒了!!!


22

王俊凯在天雷落下之前,想起了他的小时候。

王俊凯从小长得好看,很招人喜欢,八岁的时候就有女孩子给他送花,他看着那花,说了一句:

“不能随便损坏花草树木的。”

那女孩一下子就气得哭起来,扔下花就跑开了。

从此王俊凯心中就有了一个疑惑,他明明什么都没有说错,可当时那个女孩子,到底为什么要哭呢?

 

后来他上了瑜北山,离凡间俗事就更远了。只有在非常偶尔地下山时,才会稍微目睹人间世情,凡人们有哭有笑,总归可怜又可爱,他也总有不明白的地方,但是这些似乎与他无关紧要,所以他也没有什么求知的欲望。

但是这个时候,王源来了。

王源做的事情,在王俊凯眼里,大部分都处于不可理喻的范围。他觉得王源跟他常年生活在一种时差里,这种时差体现在: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想上我。

王源当年追他追得人尽皆知,但是王俊凯始终心如止水,权当是场闹剧。后来王源被天火焚完,再见到他的时候,问了他一句话。

王源当时非常虚弱,这个问题提出的时候他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但这个微弱的提问,却在之后的岁月里,无时无刻不在王俊凯的心中激起惊涛骇浪:

“你有没有动过心呢?”

那是王源第一次没有笑着对他说话,王俊凯当时心中一凛,他仔细回想,发现竟是从来没有。

王俊凯身边的人在他这个年纪,都是情窦初开,欣欣向荣,唯独他的心永远是一滩死水,怎么也激不起任何涟漪。

他觉得自己大概不正常,他的心似乎是死了。

 

两千年之后,他看着受戒台下的王源。

在这两千年里,他始终没有习惯王源黑色的衣服和看着他时凌冽的眼睛,但是今天,王源穿了一身白色。

非常干净,一点烟尘都没有。如此,恍惚间还是初见时候的模样。

他看着台下汹涌的人群,人海茫茫无边,他却只看见了一个人。

生平第一次,他从心脏深处,听见了远古的回声。如同洪荒巨兽苏醒,先是尾巴,然后爪子,最后睁开眼睛。

 

王俊凯活了这么久,从来没有掉过眼泪。因为他从来不觉得这世间有任何事情,值得这么丰沛的悲伤。

他唯一的一颗眼泪,落在王源的眼睛里。

但是那个时候,王源的眼睛已经再也不会亮起来了。

 

他做了一场美梦,时间倒流而去,回到他的小时候,而他终于明白了人间的爱恨。

他知道了为什么八岁的送他花的小女孩会哭,为什么人间娶亲的时候新郎新娘会哭,为什么王源总是这样,跟在他身后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做些看起来很没有意义的事情。

王源把他堵在墙角,对他说:“看着我的眼睛。”

三分钟之后,王源开始迎风流泪。

“你为什么不眨眼睛。”

王源一边流泪一边说:“怕眨了你就看不见我眼中的深情了。”

王俊凯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终是笑了,他抓住他撑在墙上的手,俯身凑到他眼前。

“我看见了。”

 

“王源你为什么披着块破布就来上学了,你这样没法进校门的。你咋不上天呢?”

“老子就是要上天!”王源潇洒万分,直接御起剑就要从围墙上飞过去。

——然后他就被围墙的结界给打了下来,在王俊凯面前摔了个狗啃地。

王源脸着地的时候,王俊凯走过来,一脸担忧地看着他:

“王源,你能不能少看点地摊文学。”

没等王源说话,他一把把王源提起来扛走换衣服去了。

 

“你摘花到底是为了什么?”

“送给你啊。”

“为什么要送给我?”

“因为你喜欢嘛。”

王俊凯不由得想了半天,自己是到底何时表露过对这花的喜欢,让他有了这种幻觉。

“以后不要这样了,好歹也来问一下我嘛,傻子。”他凑过去吻他。

 

非常幸福,因为太过幸福,一点也不像是真的。但是幸福到,让人愿意心甘情愿地沉溺其间,生生世世,不必醒来。

因此,王俊凯醒过来的时候,他一瞬间就被巨大的痛苦淹没了。

他的师父坐在床前,一脸担忧地看着他。

王俊凯红着眼睛冲他挥拳头:“为什么要让我醒过来!”

他的师父轻飘飘地抓住了他的手:“你不醒过来,你就要死在那个梦里了。你知道这已经过去几天了吗?”

“死了又如何?”

“死了他做的一切,就完全没有意义了。”

王俊凯听了这句话,瞬间沉默了。他一声不响地坐在黑暗中,非常奇怪的,他感觉到心里飞舞的乱七八糟的各种情绪,终于尘埃落定般地,慢慢地冷静下来。连痛苦都变得,不再那么难以承受了。

 

“我得告诉你一件事情,王源魂飞魄散之后,地府完全找不到他的魂魄,就连一点儿魂魄的碎片都没有……”

“他的魂魄没有落入轮回道?”

“没有。”

“那……那有没有可能……是散落在人间呢?”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不如你先准备几天,到时候下山去看看吧。”

师父最后敲了敲他的额头说:“你先冷静一下,到时候你下山去确定了他魂魄的归处之后,回来我会告诉你一个故事。”

 

王源的口袋里只有两样东西,一样是个琥珀,金黄的,当中凝结着一朵盛放的桃花,栩栩如同初绽,漂亮非常。

这应当是王俊凯当年没能看见的,瑜北的桃花。

另一样,是张残破的纸片。不知纸张上原本写的是什么,大部分已经在天雷当中化为灰烬,唯独留下的一小片,边缘也已被烧得焦黑,上面只剩下了寥寥六个字。

“无药可救”和“珍重”。

他不知王源在何种语境下写下了这几行字,但是他看到纸片当中有两行淡淡的折痕。

他认出来,这是两千年他教他叠过的纸飞机的折法。

其实王俊凯的叠法也不甚标准,后来他才知道,他那样叠其实飞不远,算是误人子弟了。

但是王源还是很捧场地给他鼓掌。甚至一路记着,直到现在都还没忘。

 

王俊凯第一次跟王源下山时,见过山河。两岸青山压境,他们坐在船上,当夜天幕黑沉,下起了暴雨,而他们眼前只有一盏孤灯,随船身摇晃着,忽明忽灭。

王源当时趴在桌子上,头枕在手臂里,抬起眼睛看他,问他怕不怕。

“不怕。”他坐在摇晃不已,几近倾覆的船上,斩钉截铁。

这是他下山寻找王源的魂魄之时想起的最后一个画面。

那时他已经完全冷静下来,原以为自己已做好接受任何结局的准备,但当他真正离开瑜北山的那一刻,他突然不知道自己怕不怕了。

要是王源在就好了。

王源在他就没什么可怕的。


评论(96)
热度(1027)
  1. 王木木空扯酱 转载了此文字
© 空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