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扯酱

一个又低产又坑的HE专业户 微博@空扯是个日更专业户

【凯源】不卖萌没有胡萝卜吃(21)

艾玛!终于快把这点儿破狗血撒完了,还有一点儿,撒完之后随便撒撒糖卖卖萌应该就能完结了_(:зゝ∠)_

我高估了自己,一边写一边被这狗血程度尴尬的满地打滚_(:зゝ∠)_


21

王源睁开眼睛的时候,知道自己最后还是赌赢了一把。

王俊凯坐他床边上,纵然这会儿晨光熹微,王源还是看到了他眼睛里面的血丝。

王源原本有千言万语想说,他下意识打算坐起来,手撑到床板上,却突然感到一阵刺痛。

他朝手腕上一看,他手腕上的刺青,这会儿变成了红色。原本是一朵莲花的形状,这会儿莲花的枝干蜿蜒往上生长,已经从手腕长到了手掌边上。

他不动声色地将袖子往下拉了拉,说,有纸跟笔吗?

“要那些干什么,你现在需要休息。”王俊凯一如既往地唠叨:“而且你是怎么搞成这样的?伤成这样,你要是落在任何别的地方,你这会儿已经死了知道吗?”

王源在床上坐直了些,说:“我记性不太好,我刚刚从雷电狱逃出来,现在把我这些年掌握的所有信息都写下来给你,你有机会就可以去把魔教一锅端了。”

王俊凯一脸震惊地看着他:“不要告诉我你这么多年……是在做卧底?那你未免……也做得太投入了?”

王源说:“我这是迷途知返,知道自己罪无可恕,图个表现,争取宽大处理嘛。”

“为什么突然……”王俊凯支吾了一下,小心翼翼道:“那你不恨我了?”

“为什么要恨你?”王源看着他的眼睛道:“我现在已经知道了一切,跟你没有什么关系。”

“但是我有一个问题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从来不解释?”

 

两千年前,王俊凯从瑜北山接到紧急任务前往渝州城,此去匆匆,未来得及告别,船行至目的地附近,遇到了逆风。

行程耽搁不得,只得御风前进,原本就心急如焚,在船行将靠岸之时,他看见了对岸的桃花。

遂想起,千里之外的桃花林里,有人在等他。

他原本就心神不宁,这会儿一个分心,等到反应过来,早已来不及,船已经在风浪中左右摇晃起来,终是翻了,他们不得不在河上耽搁了一阵。

接下来的全部岁月,他都生活在漫长的自责里。他总是控制不住地回想,如果当初他能早上一点,就那么一点,就好了。

时间对于治愈此事完全无效,他的记性比自己想象的好上太多,每一次同王源见面,他自己的失误都如此历历在目,所以他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一直记到了今天。

 

这个故事很短,一炷香的时间不到便已说完,王源听完,沉默了一会儿,异常平静地说:“你不必自责了,这原本就不关你的事。”

末了又问:“有纸跟笔吗?”

 

自此王源没日没夜地趴在书桌前,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勤奋写下自己脑中所能记住的全部重要细节。

王俊凯说:“你要早有这个勤奋劲,红榜第一就是你的了。”

王源一边奋笔疾书,一边只是笑。他原本很尖牙利嘴的,这会儿突然一点顶嘴的意思也没有了。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大概是这样,他看着眼前已经见底的徽墨想,到了这个时候,已经诚觉世事尽可原谅。

却不知该去原谅谁。

在最好的年华里错过,然后在一个误会里虚掷了一生,这样悲惨的人生,也很快要到头了。

没有重来的机会,甚好,他也早已经没有重来的力气了。

 

王源终于写下最后一笔的时候抬起头来,才恍然惊觉,原来窗前的樱桃树,樱桃已经红了。

王俊凯见他终于放下了笔,盯着他苍白的脸,念叨道:“奇怪了,这都快一个星期了,怎么不见好呢?你还是快去休息一下吧,想不想吃什么?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王源说:“我想吃樱桃。”

刚入初夏的樱桃,没有成熟,不是特别甜,还留着青涩的酸味,王源吃着吃着,突然就哭了起来。

 

“秋娘渡与泰娘桥,风又飘飘,雨又萧萧。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后来他也不记得怎么回事,或许是写了太久写累了,又或许是哭累了,迷迷糊糊地就睡了过去。

他醒过来的时候,感觉自己不太对劲。

原本是将死的虚弱身体,此刻却一点也没有病怏怏的感觉,恰恰相反,他觉得自己状态挺不错的。

他下意识去看自己的手腕,莲花的刺原本已经快要长到他的手心,这会儿刺青却整个地消失了。

他盯着自己光滑而空无一物的手腕发呆,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他站起来在屋子里找了半天,发现王俊凯不见了。

 

魔教有个规定,入教之时,手腕上会刺上莲花刺青,一旦背叛,刺青的毒将在七日之内攻心,心脏爆裂而亡,无一幸免。

王源没什么求生的欲望,所以很平静,他从来没想过,原来此毒可解。

瑜北山上仙药不少,但是效力越强便越珍贵,能解此毒的药,就是他之前在极北之地采过的冰川玫瑰炼成,整个瑜北山也不过两颗而已。

王源作为瑜北山的叛徒,很显然是没有这个资格能使用此药的,但是他现在所中之毒竟然已经解了,那说明……

 

王源赶到受戒台的时候,台下已经围满了人。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吵得王源头痛,但他此刻精神分外集中,很快从他们的议论当中提炼出了重点:

“王俊凯私窃仙药,罪行恶劣,降天雷三天,然后禁闭一年。”

王源站在人群当中,起先他觉得这个世界很不真实,他大约是已经死了,现在这些都是他的梦。后来他又莫名的情绪上涌,觉得这世界异常鲜活,欢乐有,悲伤有,甜蜜有,痛苦有,他浑浑噩噩地穿过人潮往前走,也不知自己要走去哪里。如同他那日面对广阔的无声旷野,终究无一处可去。

让他最终回过神来的,是一道惊天动地的雷声。

他抬头一看,天空当中已经乌云滚滚。

他突然就清醒过来了,他一路朝前狂奔而去,一直到受戒台下。他抬头去看他。

王俊凯也低着头看他,甚至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

两千年前王源被焚过心,他很明白这笑容的分量。这个笑容让他产生了一种被爱的错觉。

太奇怪了,他分明是从来没有爱过自己的人。

 

天空电闪雷鸣,周围看热闹的人群受这阵势惊吓,已经纷纷退去。第一道天雷落下之前,王源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这两千年几乎都在同雷电打交道,对于雷电的直觉自然超乎常人,他目光往上,看见受戒台上的铁链。

对于上仙来说,天雷必然不会致死,但是如果导电的铁链被人做了手脚,那就难说了……

 

现在做什么都来不及了,王源飞身而上的时候,脑子里只有一个问题,这两千年以来,王俊凯究竟有没有一秒钟是爱过他的。

他不曾拥有焦虑而幸福的等待,不曾拥有送达的玫瑰花,不曾拥有被接受的告白,只有一颗被焚过的心而已。那天他坐在窗前看着王俊凯在外面摘樱桃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幸福也不过如此。虽然王俊凯跟他说话依旧是最像个兢兢业业的师兄,不是他的恋人。

一瞬间就魂飞魄散,肉身没有留下任何伤口,离开得迅速干净,救不回来,没有痛苦,保有尊严,这大概是王源所能想象得到的最好的死法。

其实也挺好,这世间再没有人,能比得过他一个死人。

他还是赢了。




还是注一个:

*木心 《杰克逊高地》

“不知原谅什么

诚觉世事尽可原谅”

评论(90)
热度(923)
  1. 王木木空扯酱 转载了此文字
© 空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