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扯酱

一个又低产又坑的HE专业户 微博@空扯是个日更专业户

【凯源】不卖萌没有胡萝卜吃(18)

电脑快没电了啊啊啊!我没带充电器!先这样更了!等下回去再看看有没有问题

_(:зゝ∠)_啊,快点儿把这点破狗血撒完吧


18

王俊凯找到王源,是在一个药房。

药房里有三面墙都是高高的柜子,每个小柜子里面是一味中药,王源就呆在其中一个柜子里。

王俊凯急匆匆,正要往柜台里面走,药店的郎中看见了,摸着胡子走过来问道:“您要找点什么药啊?我帮您拿。”

王俊凯心急火燎,道:“不用,我自己拿。”

“这药可不能乱来,客人是不能走进柜台里面的,万一拿错了,谁负责啊。”

王俊凯见这老郎中看起来年事已高,不是能与之争论的样子,无法,只得指向王源在的那个柜子:“那个。”

郎中回头一看,意味深长地摸了摸胡子,上下打量他一番,露出了一个难以言说的笑容:

“您是不是……不太行啊……”

“啊??”王俊凯愣住了:“什么意思?”

“看不出来,您年纪轻轻的,怎么就需要……”

王俊凯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只心急如焚道:“就给我拿一下那个柜子的药,快点……”

他指着王源所在的那个柜子,突然就愣住了。

药店的每个柜子外面都贴着写药名的纸条,这个柜子外面贴的纸条,上书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鹿鞭。

 

老郎中还在喋喋不休:“这也挺正常,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不就是不举么……”

 “你才不举!你全家都不举!!”

“嘿,您别生气啊。知道您不好意思,不是不举,您要鹿鞭干什么。我这儿还有海参,山药,牛骨髓,都是补肾的,不如我为您配一副药方……”

“你自己补补脑子吧!”王俊凯终于忍无可忍,施了个法将这喋喋不休的郎中定住了,然后大步朝前,走到柜子面前。

他原本打算直接打开,想了想,还是将手从柜子把手上放下了,转为握拳,轻轻在柜门上敲了敲。

“在吗?”

 

王源此刻心乱如麻,哆哆嗦嗦地缩在柜子角发呆。

王俊凯一来,他就更乱了,仿佛有十场暴风同时在他心中产生,而且每一个都刮向不同的方向。

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一方面他应该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但是另一方面,他又觉得事有蹊跷。

他听见王俊凯在外面问:“你怎么了?”

王源还在冒冷汗,他想了半天,结结巴巴地说:“我……我受了点惊吓,你你……你等下。”

眼下情景大概是,如果他现在冲出去一口将他咬死,咬死之后又发现自己搞错了,必然悔恨一生。如果他现在不出去将他咬死,日后发现自己没有搞错,还是悔恨一生。

他回想了半天,自己之所以无法判断,还是因为他断断续续的记忆里,他忘记了一些特别重要的事情,包括自己是如何死的。

王俊凯肯定是知道的,但他总是不愿意说。若是王源亮出自己身份,他倒是有可能会说,但是王源死的太惨,他无法预料自己究竟是不是做了特别十恶不赦的事情。

以王俊凯的尿性,若是他犯下了足以魂飞魄散的罪孽,知道他这个千古罪人没死透,估计会立马开锅把他炖了,这样的话他的自我暴露,就无异于自杀了。

 

于是王源想了半天,问了王俊凯一个问题:

“你有没有杀过人?”

“没有。”

“真的没有?”

“当然没有。”

“那你可不可以发个毒誓,拿全家人发的那种。”

“我全家只有我一个人,而且我为什么要发毒誓啊!”

“你发个誓我就出去,拿你最重视的东西发吧。”

王俊凯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是他隔着柜子都能感受到他儿子的不安,作为一个称职的老父亲,他觉得自己先得安抚一下他的情绪,于是他从善如流地说道:

“好好,我发。我以瑜北山的校规起誓……”

听到校规的王源,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没有杀过人,从来没有。”

“好啦,出来吧。”

 

听到这个誓言之后,王源慢慢停止了颤抖。他小心翼翼地从一堆鹿鞭当中探出头来,说:“这儿怎么一股子精味?跟兔子窝似的。”

然后他转头看了看四周的不明棍状物体,突然沉默了。

空气中一片安静,郎中的定身术此刻却终于被解开,可以说话了,于是他接着刚刚没说完的,看着王俊凯就往下讲:

“……您说您看起来也挺傲人的,怎么就不举了呢?”

原本打算说话的王源,一脸震惊地盯着王俊凯,再一次沉默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不要那样看着我!!!”

 

王源精神萎靡,在事情搞清楚之前,他本能地不想跟王俊凯靠太近,本来打算化个人形自己走路,却发现此刻太过虚弱,根本化不出人形。只得拿出最后一点力气爬到王俊凯的肩头,他昏昏沉沉,四肢全然瘫软,肚子贴着王俊凯的肩膀,一下子就睡了过去。

睡得并不安稳。他不停做梦,一会儿梦见极北之地的苦寒,他倒在雪地里,冻得每一根睫毛与手指都化为冰雕,全身上下被极冬的冰雪和北风埋葬,手里还握着被血染红的玫瑰花,到死都没有松开。一会儿又梦见天火焚心的烈焰,天炉就在当中,赤焰烧灼,避无可避,他下意识就往墙角的地方躲去,似乎这样就能离焚心的疼痛远一些,然而无济于事,烈火依然轻轻松松地攀上了他的心。

他梦见一地的落花,随流水逝去,再无踪迹。

 

王俊凯回到客栈,才发现他儿子生病了。

王源一直睡着,没有醒过来的意思,但看睡相非常痛苦,皱着眉头不停发抖,一会儿冷一会儿热,还出了一身冷汗。

王俊凯急得手忙脚乱,下楼去找大夫,却被告知镇上的大夫回老家去奔丧去了。他想了想说找兽医,兽医上来看了王源两眼,说:

“没救了,炖了吧,这兔子挺小的,肉肯定还很嫩。”

兽医瘸着腿离开的时候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只是提供了一个实用的医疗建议,为什么就莫名其妙地被那个长得挺好看的小哥暴打了一顿。

 

找不到大夫的王俊凯心急如焚,只能去掏自己的包袱,自己出门带了些仙丹,虽然不知道对于兔子有没有用,眼下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仙丹原本是预备给人吃的,喂兔子就显得太大,王俊凯拿碗把仙丹研磨碎了,和着水一点一点喂过去。喂完王俊凯已经出了一身汗,他趴在桌子边上盯着王源看,发现他渐渐抖得没那么厉害了。过了一会儿,他又摸了摸他毛茸茸的耳朵跟额头,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烫了。

半个时辰之后,王源状态趋于稳定,王俊凯腰酸背痛,打算去洗个脸,正当他站起身来的时候,王源伸出爪子拽住了他。

说是拽也谈不上,他的爪子很小,也不过是虚虚地搭在他的两根手指上,只是王俊凯莫名地感觉,那小小的爪子里有千钧力量。

他说:“你别走。”

“陪我说说话呗。”


评论(66)
热度(944)
  1. 王木木空扯酱 转载了此文字
© 空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