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扯酱

一个又低产又坑的HE专业户 微博@空扯是个日更专业户

【凯源】不卖萌没有胡萝卜吃(17)

本小萌文作者还是不擅长写狗血_(:зゝ∠)_我尽快把狗血撒完吧,就是不擅长写虐/(ㄒoㄒ)/~~~


17

这份记忆来得突然而汹涌,王源脑子反应过来之前,他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地跳下桌子,落荒而逃。

 

王俊凯跟着追出去,那蠢兔子却一转眼就不见了。

王俊凯抓住门口的小二:“你有没有看到我儿子?”

“你儿子?”

“就是一只兔子。”王俊凯拿手比划道:“大概这么大,白白的。”

“你神经病啊!”

 

“你有没有看到我儿子?”

“没有,帅哥咱们俩一块儿可以生个儿子~”王俊凯被烧饼摊的老板娘巨大的身躯堵住了。

王俊凯挤不过去,只得道:“我性冷淡。”

“我不冷淡就行了。”

“我是个断袖。”

“断袖是什么意思?”

 

“你有没有看到我儿子?”

“帅哥儿要不要上来玩啊~”青楼的姑娘挥着手绢。

“我不玩,我就问一下你有没有看到我儿子,他是只兔子,就这么大……”王俊凯拿手在胸前比划道:“白白的圆圆的。”

那姑娘意味深长地一笑,扯开了外衫,露出半片酥胸:“您说的可是这个?上来呀!”

“…………我性冷淡,还断袖。您先忙。”

 

王俊凯走完了一整条街,没有一个人见过他的儿子。于是他就站在街口,望啊望,望成了一块望儿石——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王大上仙何许人物,问了一圈没问到踪迹,捏了个寻踪诀,虚空当中浮现点点光点,连成一条线,他顺着这道踪迹寻了过去。

 

王源漫无目的地往外跑,跑得累了,随意找个了个柜子躲了进去,他全身发抖,冷汗直冒,感觉自己最后剩下的残破的灵魂似乎也摇摇欲坠,几乎要离自己而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冷静下来,问了自己一个问题:

他重生之后,为何一点不恨王俊凯。

他并非完全失忆,虽然记忆断断续续,但自己对外界的感觉一点都没有忘记,他记得自己在瑜北山上对王俊凯喜欢得紧,后来见面便是恨意汹涌,虽然当时他回忆起来还并不知道为何,但是这份恨意,他是感受得到的。

按理来说,人会重生,那必然是带着心头深重的执念,这种执念甚至已经超越了死亡本身。人是借着这份爱或恨的执念重生的,绝不可能忘记。可他重生之后,这份恨意却再也没有了。

莫非他家人不是他杀的?可是他亲眼所见,惨案当日他站在门口,至阴至毒的蛊虫爬了一地,都乖顺地回到王俊凯手掌上,可不就是他养的么。何况他俩之后并非没有见过面,若不是他杀的,他为何不解释?

那这份恨意是如何消解的呢?莫非是兔子脑容量太小,不能承载这么多的恨意,只能让他做个快活的白痴?

 

王源跟王俊凯之后的见面,都算不上愉快,除去几次提着鹅跟鸡的狼狈会面,战场上也是兵戎相见过的。

在瑜北山上的时候,王源本来就比王俊凯低了三届,平日又贪玩,修炼也不算勤快,因此,他从来都打不过王俊凯,也没想过打败他。他每天就指着被王俊凯打败之后,在他唠唠叨叨之时,借机做出一副羞愧难当的表情,说,那你教我一下呗。

王源进了雷电狱之后,倒是意外地勤奋了起来,日日修炼到精疲力竭。甚至好几次,练到晕了过去。

他的掌门劝导他:“你也不要太努力了。”

“我没事,我身体好着呢。”

“我不是担心你的身体,我是怕你练到走火入魔把我劈了。”

掌门忧愁地望向已经被王源劈的一片狼藉的山洞,感觉到山洞顶上落下的碎石砸到了自己的头。

 

王源再在战场上遇见王俊凯的时候,已经是一百年过去了。

王俊凯样子没什么变化,轮廓分明了些,眉宇间已经是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大人了。

漫长的对峙。这一战,战场在西域,黄沙漠漠,风过如同狼的嘶嚎。王源被沙子吹得眼睛疼,他皱起眉头,眯起眼睛:

“再往前一步,我就劈死你。”

说起来可笑,对面这个人,他曾经浪费了十年的时间想要朝他走近一些,想要一路走到他的心里。他奋不顾身,拼尽所有,谁能想到,最后竟然落得如此田地。

 

王俊凯骑着白色的高头大马,看起来像他无数次梦境的场景一样,他的意中人会骑着白马来接他。

今日情形,画面是梦中的,结果竟是完全不一样了。

 

他举起手,天空风起云涌,开始聚集起闪电,雷电越聚越多,发出震耳欲聋的劾人响声。

他动手的那一瞬间,突然意识到,自己是真的已经过了年轻的时候了。他年轻的时候那样莽撞无畏,为爱撞得头破血流,第二天擦干了血全当没事,还是高高兴兴的样子。爱恨不识,心动起来就天翻地覆。做事不讲道理,全凭自己开心。

他是彻彻底底变成一个理智而无情的人了。譬如他今日动手,竟然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他就是觉得,这地儿的风沙,可真大啊。

 

王源第一次打赢王俊凯,直接把王俊凯劈得在床上躺了三个月,听到这消息他也没什么高兴的意思。那天天气好,他爬到山上去给嘟嘟上坟去了。

嘟嘟死的时候他在坟边上种了颗树,这会儿已经长得遮天蔽日了。

他爬到树上,闭上眼睛在斑斑驳驳的树影当中躺了很久。

天将黑的时候,他从口袋里摸出自己的遗书。

自己年轻的时候,真是蠢的可爱,就算在将死的时候,想的也全是这些毫无意义的身外之情。

“此情可待,当时惘然。心之所向,无药可救。自此生死两茫,多珍重。”

 

心之所向,无药可救。

过了一百年,我的病已经好了。

 


评论(81)
热度(807)
© 空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