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扯酱

一个又低产又坑的HE专业户 微博@空扯是个日更专业户

【凯源】不卖萌没有胡萝卜吃(16)

【【【WARNING:核能狗血预警!!!!!核能狗血预警!!!!核能狗血预警!!!!】】】

给丑嘟加了太多戏,让我想起了外婆家的狗,现在已经哭成了傻逼/(ㄒoㄒ)/~~后面完全在瞎写/(ㄒoㄒ)/~~

特别鸣谢澜澜提供脑洞!!


16

王源单方面失恋之后,浑浑噩噩地往山下走,一边走一边被太阳晒了个半死。

他抬起头,被明晃晃的太阳光刺到了眼睛。

连一场应景的雨都没有,阳光如此灿烂,像是连老天爷都在嘲笑他似的。

王源一下山,又听到了个噩耗。

他的小弟急匆匆地冲过来,见了他便抓住他的胳膊,气喘吁吁地说:“哎呀,源哥……我,我可算找到你了!”

王源说:“找我干嘛,我已经死了。”

“哎……你快跟我来!”陈冠宇抓着他就往前走。

王源又饿又冷,也没什么力气,给人一拉就跑:“老子失恋了,我正准备找个地方痛哭一场呢,你这么风风火火地把我拉走,那点塑造半天的愁云惨淡的气氛全没了……”

“说什么呢,你就没有恋过,哪来的失恋。”

“少说一句话会死吗!”

 

王源一路被拖到了师父那儿,他还以为自己又违反了什么校规,想着在师父惩罚他之前过去抱着师父的大腿痛哭自己的失恋,是否能从轻处分,却在师父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惊得瞪大了眼睛。

师父说:“渝州城近日不太平,妖孽横行,不少居民突然发狂,攻击行人甚至互相攻击……”

“那我爸妈呢?”

“目前情况不明,你先冷静一下……”

“我冷静个屁啊!”

王源似乎突然想到什么,开始哆哆嗦嗦地在口袋里翻来翻去,翻了好久终于翻出来一张皱皱巴巴的传送符。

“你等一下——“

他烧了传送符,符咒的灰烬落尽,他再睁开眼的时候,发现下雨了。

 

他在雨中朝着家的方向飞奔,渝州城位于东西要塞,平日往来商贾络绎不绝,此刻街上却空无一人,似乎从未如此荒芜过。

他一路朝着城中央跑,跑过空旷的街道与小巷,跑过一扇扇紧闭的门扉,跑过曲曲折折的河流……

他跑到家门口附近,已经闻到浓烈的血腥味。

或许是因为下雨,或许是他太累,又或许是这经历实在太过惨烈。他对于那天的记忆相当模糊,场景,声音,颜色,温度,都是一片模糊不清,水墨般晕开,尽如同梦境。

在这梦境当中,他清晰记得的事,却有两桩。

一是他站在门外,看见的是衣服,竟然是瑜北山的校服。

二是他看见门内有人伸出手,收起了地面上的几只虫。

渝州城地处西南,湘西赶尸巫蛊的传说一向盛行,王源一眼便认出,回到那人手上的虫子,正是蛊虫。

而这个收起这几只蛊虫的人,竟然是王俊凯。

 

他以为人不可能心灰意冷两次,但事实证明,确实可以,一颗心是可以在一天之内死上两遍的。

他的精神已经在崩溃的边缘,最后的记忆里,他砍了王俊凯一刀。

“我知道我打不过你,所以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以后见你一次,砍你一次。”

 

从此王源就进了魔教,没什么别的原因,只是因为瑜北山的对立面,就是雷电狱。而他已经下定决心与整座瑜北山为敌。

他在魔教里过得非常寂寞,身边也没个可以说话的人。他有时候做梦,还是回到瑜北山上,最最无忧无虑的时光,他翘了课躺在屋顶上,望着天上滚滚而过的云,一看就是一个下午。

三个月之后,嘟嘟找到了他。

嘟嘟没有成精,就是只普通的狗,寿命也是普通狗的寿命,在王源离开瑜北山之前,他就已经是一条垂垂老去的老狗了,他每天一动不动地躺在墙角,一躺就是一整天。他眼睛不好使,牙也不好使,喂点东西要嚼上老半天,大部分时候,他干脆就不吃。

他披着一身已经完全黯淡下去的毛,如同墙角的一块没有生命的破布,只有非常偶尔的时候,他会动起来,冲着王源摇一摇尾巴。

嘟嘟再次出现在他门口的时候,已经完全是只流浪狗的模样,这一路山高水远,他瘦得背上全是一根根骨头的痕迹,原本黯淡的毛色已经因为肮脏,打结在一起变成了灰褐色的一团,掉得一块一块的,露出毛下面的皮肤来。

但是他看到王源的那一刻,还是伸出舌头露出了第一次遇见时那个愚蠢无比的表情,冲着他摇尾巴。

王源抱着他就哭了起来。

 

王源喂给嘟嘟很多大补的补品,他吃不下,吃三口吐两口,剩下的嚼不动还是吐在地上,吐完依然冲着他摇尾巴。

王源在雷电域不开心,嘟嘟似乎有所感应,他不在每天躺在墙角晒太阳,而是每天趴在王源的脚下,偶尔来了力气,就站起来舔一舔王源的手。

最后那天,王源蹲在地上给嘟嘟梳毛,他本来一直没有动,梳到尾巴上的时候,他突然眼泪汪汪地转过头来,叫了一声。

他舔了舔王源的手心,以背着地,蜷起爪子,在地上缓慢地打了个滚儿。

“打滚我教了你八年,一直都没学会,怎么突然无师自通啦?唉,你说你,何必这样呢……”

嘟嘟已经不动了。

王源俯下身,将他慢慢地抱在怀里,像多年以前他抵御寒冷与死亡的时候一样。

他知道,自此,他在这世界上,是真真正正的孤身一人了。

 

王源在桃花林里等王俊凯的时候,他拿了两样东西。

一样是他拿桃花做的一个琥珀,另一样是一封信。

不是情书,却是遗书。

是当年他被困在山洞里,面对着死亡的时候写的。

 

“少时无忧,好繁华,好鲜衣,好美食,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今思及此,竟恍如一梦。

后得遇良人,别无他愿。奈何蓬山之远,更隔万重。世间可解之事众,唯一事无解可解。

此情可待,当时惘然。

心之所向,无药可救。

 

自此生死两茫,多珍重。”




*遗书化用,张岱《自为墓志铭》,锦瑟。我的文化水平就这样了_(:зゝ∠)_很糟蹋

评论(98)
热度(930)
  1. 王木木空扯酱 转载了此文字
© 空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