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扯酱

一个又低产又坑的HE专业户 微博@空扯是个日更专业户

【凯源】不卖萌没有胡萝卜吃(15)

有点短_(:зゝ∠)_太累了,我还要搞作业

PS.狗血预警,高能狗血预警,大概就在明天了,我必须今天提前预警一下,因为真的太狗血了,狗血的我无法直视


15

越是靠近渝州城,王源越是有种不祥的预感。

起先他以为是近乡情怯,随后又觉得,似乎不是这样。

一是王源这个性格,原本就是漂泊不定,没什么根基,对于故乡的情怀也大没有那么汹涌。二是他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自己关于渝州城的记忆,几乎全部集中于童年,诸如爬树被爸妈打了,夏天的时候跳到河里去抓小虾,街口的麦芽糖最好吃,等等。在往后到他上了瑜北山,渝州城就再也不曾出现在他的世界里了。

他似乎缺失了一些与之相关的记忆。这片空白大概就是他忐忑的来源。

思及此,他的右眼又跳个不停,他烦躁地在桌子上转来转去,转得头晕也没能缓解。最后他踮起脚爬到王俊凯的肩膀上,想睡一会儿,王俊凯正坐在那儿看书,看得聚精会神,一动不动,是个好枕头。

王源往下一看,发现王俊凯看的书,叫恋上我的帅和尚。

“………………爸爸,您是不是中毒了?”

“别说话,我这正看到精彩的地方呢。”

“………………您能不能提高一下审美情趣……”

“这书不是你买的吗!”

“……我买了你就一定要看吗!”

“别说话……”王俊凯盯着书又往下扫了几行,情不自禁地抹着眼泪道:“虐!好虐啊!”

王源望着王俊凯眼角真情实感的泪水,头痛的扶住了额头。

 

等他们终于踏上渝州城的土地之时,两个人都顶着巨大的黑眼圈。

王源是因为他这几天总是心慌,睡眠质量低下。

而王俊凯是因为,他每天晚上熬夜看小说。

这一人一兔如此舟车劳顿,都摇摇晃晃地几乎站不稳,就近码头随便找个了个客栈,打算好好休息一晚再说。

王源一入客栈,就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直到小二上来问他们要吃点什么,他突然记起,这客栈,不是他们家的么?

可他记得,他家产业都以王字开头,刚刚看到这客栈,似乎是名为峰峻还是峻峰的,这跟王字,似乎已经丝毫不沾边了。

他十分困惑,凑到王俊凯的耳朵上,问了一个问题:

“我记得渝州城有个著名的富豪家族王家,产业枝枝蔓蔓的很庞大,这个客栈是他们家的么?”

听到这个问题,王源感觉到王俊凯的身子很明显地震了一下,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道:

“已经不是王家的了……”

店小二刚好站在一边,大概没有想到王俊凯是在跟只兔子讲话,还以为王俊凯在问他,便很热情地搭话道:“嘿,您也知道这个渝州的王家啊!要说他们家啊,啧啧,当时也是真惨啊,之前他们家可有钱了,那街上的店面得有一半都是他们家的吧。您比如说咱们这家客栈吧,以前也都是他们家的。”

“谁能想到会发生那种事情是吧,这也不知道得罪了谁了,太惨了真的……”

“被灭了满门啊……”

 

听到这最后一句,王源爪子一松,摔到了桌子上。

他全身都痛,但是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他跌跌撞撞地试图站起来,但是头一瞬间疼的厉害,万千碎片呼啸着,如同深海的海啸向他涌过来……

 

王源来到瑜北山的第十个生日,瑜北桃林开花,花开灼灼,铺开十里,如同天上霞光。

因为十年这种数字,很具有轮回宿命的意味,何况此时瑜北桃林也正巧开了花,王源心情大好,就约了王俊凯在桃花林见。

“一定要来哦,我有个惊喜给你。”

 

其实这十年以来,王源的惊喜没有八百也有一千,已经非常不值钱,而且他的惊喜有时候在王俊凯视角看来,大概完全属于惊吓。但是王俊凯还是一如既往地说他尽量,并且一如既往地提醒了他:

“不会又是表白吧,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瞎忙活,你啊,把这心思用在学习上多好,你知不知道有个高你两届的师兄……”

“哎呀你来就是了!”

 

王源的生日在十一月,已是深秋,天气完全冷了下来。王源站在桃林当中开得最盛的那株桃树下面,满心期待地等着。

他在桃花林里等了三天,等到第二天的时候,他已经快要无聊疯,开始一片一片地数树下落下来的花瓣,一瓣两瓣三瓣……哎呀,有一瓣落到水里去了……

第三天夜晚陡然降温,桃林里落了霜,他早上被冻醒过来的时候,看见满地的白色的霜,雪一样地铺在落了满地的花瓣上。

王俊凯还是没有来。

 

王源的衣服完全被露水沾得湿透,他看着眼前狼藉的落花流水,突然感到心灰意冷。

他意识到是时候放弃了。

原本打算孤注一掷最后一搏,以为多少能获得一些回应。但如今景象,还是应了王俊凯的那句话。

“但是世界上有些事情,并不是天道酬勤的。”

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来。

 


评论(63)
热度(822)
  1. 王木木空扯酱 转载了此文字
© 空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