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扯酱

一个又低产又坑的HE专业户 微博@空扯是个日更专业户

【凯源】不卖萌没有胡萝卜吃(14)

我真的写好慢竟然写到现在了,大家晚安_(:зゝ∠)_


14

或许是拜睡前王俊凯渡的仙气所赐,王源睡得格外香甜,他甚至做了一夜好梦。

王源在离开瑜北山之前的时光,都不可谓不快活,除去在感情上永远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其他都很潇洒。毕竟也是校园的风云人物,走过所有同学都会纷纷侧目的那种。

王源有一次跟人打架,打完御剑回去的时候,因为受了伤,一个没御稳,不小心掉了下去。

等他终于站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迷路了。

瑜北山群山绵延,占地宽广,一个山头连一个山头,若是走山路,迷路也是常有的事。仙家子弟来时做点标记,可以御剑循着路回去,但是王源打架受的伤跟高空坠落的伤叠在一起,便是再也飞不起来了。

再也飞不起来的王源,揉着受伤的脚,思考怎么办。

已经是入夜,山顶上很冷,王源觉得自己冻死之前,得去找个暖和一点的地方,于是他拖着受伤的腿在树林里绕了几圈,好运地找到了一个山洞。

山洞很黑,王源踏入几步,就听见里面传来嗷呜的声音。

起先他吓了一跳,以为是狼,正撤了步子打算不动声色地往后退出去,腿上却撞上一样温热的东西。

他低头一看,竟然是一只狗。

这狗长得很胖,或许是因为太胖,毛色呈现出一种给胖得褪色了一般的浅褐色。他睁着一双大眼睛,伸着长长的舌头,冲王源露出了一个十分愚蠢的表情。

王源的脚已经完全肿起来,一动就钻心的痛。他抱着这只狗渡过了三天的寒夜,直到王俊凯找到他。

其实到第三天的时候王源已经接近崩溃,但他还是凭着一个信念撑了下来。

王俊凯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累得快要晕过去了,但他还是努力摆出一张笑脸,跳到王俊凯背上,说:“可算来了,我快饿死了,快背我下山。”

王俊凯说:“你没事吧。”

“反正没死,没事。”

“可急死我了……你……唉,看看脚肿成那样了。你也太让人不省心了,那么晚了,就不要到处乱跑了,瑜北山太大了,校规第二十条……”

后面王源没听见,因为他绷紧的神经此刻终于得到放松,一下就晕过去。

他说没事就没事了,也没人知道,他一度是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

大概是已经拥有了狼牙下死里逃生的经验,他对于死亡相当冷静,甚至已经在第三天给自己写好了遗书。

这遗书没有派上用场,说明他运气也没那么差。

 

自此王源给这狗取名叫嘟嘟,将这狗视为救命恩人,他还按头嘟嘟认了王俊凯干爹,亲爹干爹一起,什么好吃的都赶着喂,于是这狗便越来越胖,越来越难看,彻彻底底的长残了。

嘟嘟虽然丑,但忠诚黏人,不失为一条好狗,可他还是有个缺点。

嘟嘟抱住王俊凯的脚的时候,王俊凯问了王源一句:“他在干什么?”

“他在日你的鞋。”

“……请你给他找个媳妇。”

“我去哪儿给他找媳妇啊!”王源皱起眉头在屋顶上躺下:“我自己都还在打光棍呢!”

“这跟你光不光棍没什么关系吧?”

“你做我媳妇我就去给他找媳妇。这么丑的狗都不做单身狗了,让如此英俊的我做单身狗,这世道还有王法吗?”

“……”

 

因为瑜北山那一段时间不太太平,晚上王俊凯还得巡校,他坐在那儿跟王源唠叨了半天瑜北山养狗守则,最后嘱咐完他注意安全,就翻身下了屋顶。

嘟嘟没有鞋可日了,惆怅地呜咽几句,在屋顶上转了几圈,找到屋顶缝隙的一颗小树苗。

王源转过头去看着嘟嘟忙得起劲,忍不住感叹一句:“连狗都有性生活……”

他伸出手指头去挠嘟嘟的下巴,问道:“给你找个媳妇?”

嘟嘟竟然仿佛听懂了一般,两眼泛光地转过头来看着他。

“哈哈哈……你真是要成精了。”王源笑起来:“你可有意中狗了?那意中狗长什么样?”

嘟嘟歪了歪头,过来舔他的手心,舔得他痒得笑出来,晚风有些凉,他突然觉得心情大好,于是继续问道:“哎呀我家养的猪,什么时候可以出去拱白菜啊。你喜欢胖的还是瘦的?若是看中了哪家黄花闺女,跟爸爸我说一声,掳都给你掳来!”

嘟嘟没再舔他的手,瞪大了眼睛看他,王源看了看他的表情,说:

“什么?你问我啊?”

“我的意中人是个……是个……”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

他说这话的时候,正是瑜北山烟花盛放的季节。一朵烟花直冲天空,将他的眼睛整个地照亮了。

他生命中,为数不多的黄金时代。

 

在半个月的陆路之后,他们上了船,渝州城山水绕城,当中一条大江穿城而过。此时他们距离渝州城,只剩下一周的水路。

船上非常无聊,不如陆路有那么多东西可看,放眼望去不是涛涛江水,就是两岸青山,起初觉得有趣,看久了也无聊。大部分时候,他们只能一人一兔大眼瞪小眼。

王俊凯的兔肉烹饪一百法已经给他翻得起了毛边,书角全都卷了起来,王源每每看到那本书旧旧的封面,就得心惊肉跳一下。

就在王源觉得自己马上就会被那本书吓出心脏病的时候,王俊凯终于把那本书收了起来,另外拿出了一本仙法教材。

王源趴在王俊凯的肩上,看见王俊凯正巧翻到了天惩的那一章。

他一下子想起,自己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死的,就症状看来,除了魂飞魄散,别的一概不知。现下可不正是旁敲侧击的好时机?

于是他装作不经意地伸出脑袋认真地看着王俊凯翻了几页,然后以相当惊讶的语气问道:“哎呀!原来还有的天惩,是让人魂飞魄散的啊,太可怕了吧!”

“是啊……”王俊凯道。

“那除了这页写的这个什么拔仙骨,还有什么天惩,是会让人魂飞魄散的啊?”

王俊凯似乎很不愿意提及此事,皱了皱眉头含糊地说:“不是特别多,魂飞魄散就是最严重的了,一般不会降这么严重的罪的……”

“那你之前那位故人不是……”

王源明显地感觉到王俊凯的背整个的僵硬了,他一把将书扣了起来,说:

“问这么多干什么。”

王俊凯放下这本书,手指落到兔肉烹饪一百法翘起的书角上,又顿了一下,换了个方向,最后他拿起了王源前日买的霸道和尚爱上我,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


评论(62)
热度(861)
  1. 王木木空扯酱 转载了此文字
© 空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