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扯酱

一个又低产又坑的HE专业户 微博@空扯是个日更专业户

【凯源】不卖萌没有胡萝卜吃(12)

_(:зゝ∠)_总觉得会被打,我必须说明,这是一篇狗血文哈,所有的不合理都是有原因的!有原因的!最后一定是圆圆满满的HE !!!!

越来越源凯是怎么回事_(:зゝ∠)_大家晚安


12

王源是在一阵兔肉香当中醒来的,同胞的香味让他觉得分外凄凉。

他悲凉地睁开眼睛,赶着王俊凯将他一脚踢下床之前惆怅地在王俊凯腿上又摸了几把。

王俊凯强压怒火:“又双叒叕发情了?”

“恩……”王源眼泪汪汪:“我们公兔子好辛苦……”

“阉了就没有这种辛苦了。”

“爸爸,你怎么这么无情。”

“因为我不是你爸爸!”

 “爸爸,阉掉了我谁来继承我们王家的香火?”

王俊凯看着这只脸皮厚度跟牙尖利嘴的程度成正比的兔子,觉得自己的血压都升高了:“我觉得需要给你立点规矩。”

“什么规矩?”王源回想了之前的校规,但是因为年代久远,只想起了校服相关的那一部分:“是不是像学校校规那样……比如一三五可以摸腿,二四六可以……”

“……我这就把你扔去喂蛇。”

窗外十分应景地飘来一阵红烧兔头的香味,王源吓得小脸一白,赶紧化了人形:

“你这是谋杀亲蛾子。”

王俊凯看着眼前只到自己腰的小孩,黑白分明的眼睛正看着他,不由得叹气道:“你真的太没规矩了,这样不行,以后会坏事的。”

王源心道,王俊凯还是一如既往的老妈子心,我活了这两千年,不是照样好好的……不对,我好像已经死了……

——虽然我是死了没错,可是老子命大啊!老子死了也能照样活过来!

于是王源不以为意地说:“不会坏事的。”

“唉……你就是,从来没有受过罚,不知道惩戒的滋味。”

“谁说没有啦?”

 

说到惩罚王源是真的受过的,而且他这种常年破坏校规的不良份子,受过的还不少。不过瑜北山提倡素质教育,不主张体罚,而王源在常年的浪荡生涯中,记过跟批评已经很难对他造成什么精神伤害,所以真正能给王源留下印象的惩罚,屈指可数。

王源当年喝遍了每一个教导主任的茶,甚至还饶有兴味地就茶的色泽与口感列了一个排行榜,推荐大家去喝排行前三位的茶,同时认为垫底的三位品位低下,且抠门。他的难治程度可见一斑。

但王源也是受过难以忘怀的罚的,他印象最深刻的惩罚,是因为痛。

他触犯的不光光是校规,而是整个仙家的规矩。

因为年代久远,王源记忆已经相当模糊。他就记得,那月天降异光,极北之地的悬崖上,开了一朵花。

极北之地是瑜北山最寒冷的地方,乃仙家禁地,一说极北山上奇珍异兽奇多,需要保护,二说极北之地的寒冷非常人所能承受,丧命者多,太过危险。是以,虽然仙家子弟都争相以各种法术一睹这朵花的风姿,却无人敢采。

王源对于花没有什么爱意,但是有个消息七拐八弯地落到他耳朵里,说是王俊凯非常喜欢。

消息来源已经不可考,事后王源为了这朵花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时候,才意识到这完全是哪个仇人给他下的套,就等着他来钻而已。

但当时他还是太过年轻气盛,传谣者又描述得惟妙惟肖,说是王俊凯为了看这花,在宿舍屋顶上坐了几页,也不顾霜寒露重,就为了远远地乘着花谢之前多看几眼而已。同时大力描写了王俊凯求而不得,两眼泛泪的小眼神。

王源一听,那还得了,当晚就背着包裹上山去了,鲜花赠美人嘛,天经地义。

结果王源甫一踏入极北之地,就被冻了个半死。时年已入深秋,瑜北山上的夜晚已经很冷,何况是极北之地这种积雪千年不化的地方,更是风雪刺骨。王源哆哆嗦嗦地往上走,途中还遇到了狼,他一步都不敢停,跟那双绿幽幽的眼睛一路对峙到山顶。

他知道只要自己稍微慢下来一步,那双眼睛就会扑过来,咬断他的喉咙。

但他终于在采下那朵花的时候失掉全部力气,甚至顾不上仔细看一眼,两腿一软就倒在了地上。

从森林里亮起更多绿色的饥饿眼睛,如同点点鬼火,飘忽地朝他游离而来。

王源觉得自己马上就要以身成为瑜北山的一个浪漫传说了,葬身狼腹,为了一朵不知道叫什么的破花……

思及此,他还是抬眼去看了一眼自己手中攥着的花,发现自己的手掌竟然在不停的流血。

是一朵玫瑰,花瓣像是透明的,在月色下光华流转,莹莹生光。这会儿花枝的刺已经牢牢扎入他的掌心,但大概是因为他的手已经完全冻麻木了,此刻竟然完全丧失了痛觉。

狼的犬牙已经落到他的喉咙口,他闻到野兽身上死亡的血腥味,下一秒,他那细细的脖子大概就会断在这头狼口中。

人在死之前,思维会变得非一般的活跃,狼的牙齿停留在他脖子上这短短的时间内,王源已经乱七八糟地想到了很多事情。

他想到自己死后必然身首异处,作为年纪级草死得如此之难看,真是天妒蓝颜。想到自己还没有上到王俊凯,真是死不瞑目。又想到师父曾教导遇到狼不能怂,要一直狠狠的盯着他的眼睛,这样会死的比较有尊严一点。于是他还是拼了一口气瞪着眼睛去瞪那头狼,结果狼毫无退缩,反而咬得更深了一点……

——师父!您怎么这样误人子弟!

 

王源绝望的闭上眼睛任狼宰割之前,他瞪大的眼睛里出现了一点光。

起先他以为是死前的幻觉,后来发现不是,天空是巨大的黑色穹顶,如同一个倒扣的碗,此刻从天空中央,开始往下流淌彩色的光,道道绿色蓝色的光柱从天而降,将他整个地包围了。

不知何时,狼群已经全数退去。王源攥着那朵玫瑰花,想起花开之前,极北之地天降异光。

大约这就是了,这光今日救了他的命,可真是漂亮。

然后他就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王源醒过来,第一眼看见的是王俊凯。

他下意识就动了动右手,想说花我已经采到了,累死老子了,来,送给你。

却发现手里空无一物。

王源吓得一下子坐了起来:“我花呢!”

王俊凯按着他的肩膀把他按回到床上:“你伤还没好,先躺着,我帮你收着了。”

陈冠宇看了他俩几眼,十分从善如流地说道:“源哥,对我们王学长真是一往情深,找到你的时候你把那花攥得可紧了,手掌给刺扎得一直在流血,愣是没有松开,谁都掰不开你的手指。后来王学长一来拿,你的手指就放开了,这才把花拿下来的……”

王源自己都被自己惊呆了:听听听听,试问哪个女孩,哦不,哪个男孩能阻挡这样的攻势?

陈冠宇!竟然如此有眼色!不愧是我小弟!

王源以为王俊凯马上就要痛哭流涕对他以身相许,心里正美的不行,没想到王俊凯支走了陈冠宇,坐下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

“王源,你怎么能私闯禁地呢,这多危险啊。而且你这样也违反了校规第十五条,第……”

王源两眼一翻,手脚无力地倒在床上:

“我死了。”

 

王俊凯见他的表情,知道此时对他说这些也没有多的用处,于是换了个问题:“你摘花到底是为了什么?”

“送给你啊。”

“为什么要送给我?”

“因为你喜欢嘛。”

王俊凯不由得想了半天,自己是到底何时表露过对这花的喜欢,让他有了这种幻觉。

“你其实没有必要这样的。”

“我觉得你的剧本是不是拿错了,这种时候你不是应该感动不已痛哭流涕以身相许然后我们就疯狂的接吻了吗?”

“……” 王俊凯思量了半晌:“我知道你的心意,但是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可能我比你大一些,我帮你管你一开始是义务,后来对我感觉就是像责任一样的东西了……但是这并不代表……”

王源在脑子里反应了一会儿,瞪大眼睛问道:“您这是觉得,我是您儿子?”

“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说,你不要再努力了。”

“你之前不是骗我说,天道酬勤吗?”

“那是说让你好好学习。但是世界上有些事情,并不是天道酬勤的。”

王源拿伤痕累累的手指,狠狠抓住了被子的一角,抓紧又放开,最后终于咬着牙说:

“您先出去吧爸爸,我需要静静。”


评论(63)
热度(995)
  1. 王木木空扯酱 转载了此文字
© 空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