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扯酱

一个又低产又坑的HE专业户 微博@空扯是个日更专业户

【凯源】不卖萌没有胡萝卜吃(11)

今天粗长的我,写作业去了_(:зゝ∠)_


11

出了瑜下村,王俊凯一路往南,王源没睡好,趴在他肩膀上打哈欠:“咱们现在要去哪儿啊?”

“去渝州城。”

这名字听着有些耳熟,王源反应过来之后,顿时睡意全无。

——渝州城?那不是我老家吗!

他心里突然浮现出某种猜测,于是他小心翼翼地问道:“为什么要去渝州城呢?”

“找东西。”

“在瑜下村你问小二是否有天降流星,也是为了找东西吧?所以你现在是不知道这东西在哪儿?”

“这不是废话吗,知道在哪儿还找什么?”

“渝州城跟你要找的东西有什么联系?”

“你不是失眠吗怎么这么多话,好好睡觉不行吗?这么有精神下来走路!”

王源一把抱住王俊凯的脖子,道:“不不不——我就是随便问问,我这不是无聊吗,这山高水远千里迢迢的,总得说说话聊聊天啊!”

王俊凯伸出两根手指把王源紧紧抱着他的爪子挑开,沉默了一会儿,重重地叹了口气:“告诉你也无妨,你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我有一个跟你长得很像的故人嘛……”

“他不是已经挂了吗?”

“注意你的用词!”王俊凯狠狠瞪了他一眼:“他是意外去世了,他死的时候……魂飞魄散了……”

王源大力点头,嗯嗯,否则我就不会惨到呆在这个兔子身体里每天被你欺负了。赶紧追问道:“他是不是犯了什么大事啊?”

王俊凯似乎很不想提起此事,沉下脸糊弄道:“这你就不用管了,反正找的东西与他有关,渝州城是他家乡。从现在开始,再多问一句,我的晚餐就是红烧兔头。”

王俊凯脸色实在太难看,王源心理挣扎了一会,还是闭了嘴。

 

约傍晚时分他们来到一座小城镇,王源在离此镇一里远的时候便开始疯狂打喷嚏,右眼跳个不停。

王源觉得兔子的脑容量严重影响了自己智商,比如此刻他竟然再也想不起,到底右眼是跳财还是跳灾。

他问王俊凯:“唉……右眼是跳财还是跳灾啊?”

“跳灾。”

此语一出,王源立马打了个大大的喷嚏,他突然有种特别不详的预感:

“咱们能别去前面那个镇子吗?”

“不能。”

“……前面那个镇子叫什么?”

“蛇镇。”

王源吓得差点从肩膀上滑下去。

 

蛇镇居民爱好有三,一是养蛇,二是吃兔肉,三是拿兔肉喂蛇。入镇的大门上迎风飘扬着两大块兔子皮,一黑一白,在风中萧瑟地舞着,分外凄凉。

王源见了吓得赶紧化了人形,紧紧抱住王俊凯的胳膊:“爸爸,您一定要保护我。”

王俊凯觉得好笑:“谁是你爸爸!”

“您啊,您就是我亲爸,父爱如山知道吗?”

“不知道。”

“母爱似海呢?反正您又当爹又当妈的……唉,先别走啊!”

 

王源几乎是抱着王俊凯的大腿被王俊凯一步一步地拖进了蛇镇,他恨不得整个人挂在王俊凯的腰上,成为一块方方正正的腰部挂件。

王源走过蛇镇中央的大街,眼前除了蛇,就是蛇,就在他觉得自己几乎要晕过去的时候,他听见路边有人招呼他。

“这位公子,我看你印堂发黑,此行必有灾祸,会遇到命中的劫难哦。”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耳熟?

王源转头一看,路边一个算命瞎子朝他摇着扇子,身边铁口神断的旗子正迎风飘扬。

王源突然觉得十分愤怒:“开场白都不带改的,感情你们是一个学校培训出来的是吧!”

那瞎子道:“年轻人怎么这么容易火大,不要冲动嘛,要不要来算一卦?”

王源想到自己当年为了瑜北山下那个瞎子的一句话纠结了那么久,心头怒火横生,一把把王俊凯推过去说:“不如你给他算算。”

“算什么?”

“算姻缘!”

王俊凯觉得王源实在穷极无聊,起身便要离开,但是那瞎子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道:“嘿嘿,算姻缘找我就对了,我这儿有个祖传的宝贝。”

王源见王俊凯脸都黑了,眼看就要发火掀了这小破摊,赶紧抓住他的手,老脸一扔,撅起嘴撒娇道:

“爸爸,算一卦吧,爸爸——爸呗——”

眼看王源又要开始杜鹃啼血地哀嚎,王俊凯赶紧答应道:“好好好……怕了你了……”

 

算命瞎子见事情有了转圜余地,立马从胸口摸出一面镜子,堆着假笑道:“此镜名曰忘情,在镜中可以看见自己的意中人,您要不要试一试。”

王俊凯皱着眉头将那镜子接过来,翻来覆去看了看,喃喃道:奇怪了,这怎么看起来还真像个宝物……

“您姑且一试。”

王俊凯狐疑地慢慢将镜子举到面前,盯着混沌的镜面看了好一会儿。

王源虽然已经在心里拉黑了世上所有的算命瞎子,这会儿却莫名其妙地紧张起来,他一动不动地盯着王俊凯的神色看。

王俊凯将镜子转了好几个角度,道:“就知道你们这些江湖骗子,只知道骗人,这镜子里分明什么都没有。”

王源松了口气,又觉得很有几分失望,于是他凑过去,掰着王俊凯的手腕将镜子往下拉了拉,说:“我看看。”

这面铜镜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边上绿色的铜锈斑斑驳驳,镜面也是一片混沌,王源仔细看了看,镜中确实空无一物,不由得失望地想道,算命瞎子果然信不得。

就在他打算将镜子放下之时,镜子里突然地,映出了王俊凯的脸。

王俊凯已经开始教导算命瞎子:“果然是骗人的,无非是用点什么小把戏让镜子不能成像而已,你们这些江湖骗子,怎么就不能好好找个工作,整天在外面骗人呢?想想你的家人,你的朋友,看到你这样,他们得多伤心啊……”

王俊凯在一边滔滔不绝地唠叨,王源心里却惊涛骇浪,他呆呆地看着镜子当中王俊凯的脸,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这镜子,竟然是真的。

 

此镜名曰忘情,在镜中,可以看见自己的意中人。

王源一靠过去镜中就映出了王俊凯的像,因为他意中人无他,就在他身边。

王俊凯看不见,说明他心中空无一人。

竟然。竟然。

 

接下来一整天,王源都失魂落魄,因为注意力太过不集中,好几次差点走到了蛇窝里,还有一次他差点走进了兔肉馆。

王俊凯把他从兔肉馆拽回来:“你怎么回事啊,想什么呢?”

“爸爸,你有动过心吗?”

“我不是你爸爸!”

“那你有没有动过心?”

王俊凯简直无奈了:“小孩子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干什么。”

“从来没有吗,有没有走在大街上,突然看见一个人,就是觉得世界都安静下来了,这种感觉?”

王俊凯崩溃:“……我没有你这么烦人的儿子。”

“到底有没有嘛?”

“你现在问的每一个问题,都是将来红烧兔头上的每一勺酱汁。”

“……”

 

晚上睡觉之前,王源还是探出头来问了王俊凯最后一个问题:

“爸爸,多情却被无情恼,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你吃饱了撑的,给我睡觉!”


评论(78)
热度(1071)
© 空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