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扯酱

一个又低产又坑的HE专业户 微博@空扯是个日更专业户

#凯源#长安街(八)

每次填坑时我的内心几乎都是崩溃的【【快够了

-----------------------------------

8

王俊凯随王源在人间闲逛了几日,每天无非吃喝玩乐,这样的游手好闲他倒也觉得兴味盎然,比天上来的好玩得多。王俊凯觉得这大概是托了王源的福,他虽然话唠又时常犯二,但偏偏有特别能让人开心的天份。

他这次下界之后,王源似乎格外喜欢唱歌,有事没事嘴里都哼上几句,王俊凯想莫不是自己上次临走前的嘱托奏了效。

王源说:“你太自恋了,我在人间晃悠的这大半年听了不少曲子,没事哼哼而已。”

“有词儿吗?”

“我只记得一句。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歌词是这样的。”

王俊凯笑了,说:“你知不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

“这是女孩子河上采莲的时候对着自己心上人唱的,还不都是那个意思呗。”

王源又说:“不过你是仙,大概永远都没有白头的那一天。”

他或许只是随口一提,王俊凯却突然答不出话来了,仙的生命何等漫长,万事皆是过眼云烟,千年万年之后,他脚下这一方土地或许都不复存在,但他将依然容颜不改地与天地永生。

王源的歌声依旧是好听的,清清凉凉像是雨打在薄荷叶上,只是落在他耳朵里,免不了多了几分凄凉。

 

王俊凯呆了几天便又要走,一是怕他爹发现,二是想去拿个东西。

他说:“我应该很快就能回来,下次再来找你。”

王源说:“人间我也逛得差不多了,不过师父他老人家去云游四方去了,我回去也没意思。我看中了一片竹林,可能先在那儿住一段时间。”

“你喜欢竹子?”

“无所谓喜不喜欢吧,树在我眼里都一个样。”

“那你看中那儿什么?”

王源两眼发光:“那儿附近养的鸡多,而且品种特别好,那个肉嫩的啊……”

“……”王俊凯心道,果然不该以为他有多么风雅的理由。

 

王俊凯这次下界走得小心,运气也好,没被他爹发现,免了被禁足的惩罚。他在天上象征性地晃悠了几日,就又随便找了个由头下去东海龙宫走了一趟。

龙王见了他格外高兴,一个劲地端茶倒水,似乎殷勤得有些过份了。王俊凯心里琢磨着此行的目的,又觉得这龙王今日似乎有些不对劲,因此一直迟迟没敢开口。

龙王为他设了宴,丝竹管弦,好不热闹,酒过三旬,有个姑娘掩着面娉娉婷婷地走上来献舞,水袖一展,裙摆像朵盛开的花,一看就是精心打扮过的。

王俊凯认出这是龙王的小女儿,看着她含羞带怯的脸,心里也明白了七八分,只暗道不好,他原本是来借东西的,不好让龙王下不来台,但龙王这样的好意,他也绝不可能接受。

王俊凯脑子正转的飞快,那姑娘已经一曲舞罢,站到了她爹身边,眼睛却一直偷偷往他这儿看。

龙王笑得一脸褶子,朝他介绍自家女儿的名讳,将个拉皮条的角色做得十成十。

王俊凯没有正面回答,把话题岔开道:“我听说你们这儿有种海螺,叫做宫商螺的,能不能拿来我看看。”

宫商螺只产在东海,极为稀有,千年也懒得一遇,这海螺其貌不扬,但有个特别的功能——能留声。

龙王道:“宫商螺极为罕见,我这龙宫也只得一个。”说完唤他女儿:“莞儿,去拿来。”

宫商螺锁在个精巧的盒子里,约耳朵大小,上面有点点棕色的斑纹,看起来与普通海螺并无两样。

王俊凯把海螺拿起来,对着海螺口说了句话,贴到耳边一听,果真传出了他自己的声音。

“这个东西好!”王俊凯称赞道:“龙王,我最近有点急事需要这个,也只在你这儿才有了,能卖给我么?”

龙王依旧兢兢业业地卖女儿:“这个好说,我们莞儿现下也年轻,若是成了一家人自然不分彼此……”

王俊凯心不在焉的说:“我对海鲜过敏。”

话一出口才觉得不妥,赶紧解释道:“你们常年生活在海里,可是我对海鲜过敏,免不了会因为饮食打架的。”

但显然已经晚了,龙王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那姑娘眼眶都红了,大概觉得他态度太轻慢,只把自己当了桌上的海鲜。

龙王一生气,王俊凯明显感觉身旁的水流都湍急了不少,站立都变得困难,暗道不好了。那姑娘已经捂着脸跑开了,龙王黑着脸就要拍桌子送客,王俊凯眼看手中的海螺就要被夺走。急中生智,拿袖子捂着将宫商螺揣进了袖子,变了个假的塞回盒子里。

他揣着宫商螺一路走得飞快,海水在他身边绞起无数黑色的漩涡,让他出海的路变得异常艰苦。

他想,这梁子结大了,友谊大概也是走到尽头了。不过他摸到袖子里的东西,心情又立马欢畅起来,觉得什么都值了。

 

王俊凯出了海,先是惊魂未定地在岸边上休息了半天,待身上的水干得差不多,才闭上眼睛去感受王源的所在。

等他再度睁开眼,眼前是一片灯火辉煌,两边长巷的廊檐下,都挂着一盏盏的花灯。

他记起来这大概是人间的灯谜节,只不过,来来往往的行人,大多脸上都带着面具。

——我要怎么找他啊!

王俊凯此时又冻又饿,本以为能落到王源住的那片竹林里,好好睡上一觉,没想到今日过节,他竟然跑出来玩了。

他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像是走在海里,陌生的人们像深海游鱼,一个个地与他擦肩而过。脸上面具各式各样,有虎有马有龙,将十二生肖走了个遍。

他伸长了脖子四处张望,耳边是叫卖声,笑声,小孩的打闹声,女人叽叽喳喳的声音,织成喧嚣的网。嘈杂纷乱的气息里,他怎么也找不见他。

就在他觉得头都晕了的时候,似乎收到某种感应,他在人海中抬起头来,看到极远处灯火阑珊的地方。

有个清瘦的身影站在那儿,侧面薄得跟张纸片一样,但背却挺得很直,正仰头盯着他头顶上那盏灯。

在看到他的那一刻,世界突然安静下来了,安静得像天涯海角的尽头,喧嚣闹市一瞬间变得荒无人烟。王俊凯拨开汹涌人潮,朝着那灯火寥落处走去。

王源抬起头朝他看过来,惊讶地摘下面具,说:“你怎么来了?”

王俊凯说:“我快饿死了。”

王源踮起脚将手伸到他头发上说:“你到海里去了?海草都没摘干净。”

他说:“走走走,跟我回去。”

 

王俊凯看着王源:“你是不是长胖一点了?”

“有吗?可能是每天喝鸡汤喝的吧。”

“那你多喝点。”

“那可不行,要可持续发展,全吃光了就不好了。”

王俊凯似乎明白了什么:“你都是偷人家的鸡……”

王源振振有词:“哪能叫偷呢!那是保护动物,省得她们每天被逼着下蛋,多不人道啊。”

“……”

 

他们回了王源的小竹屋,地方不大,收拾得倒是干净。王俊凯运气好,王源走之前鸡汤就炖在火炉上,这会儿香气飘了一屋子。

王俊凯盯着眼前的碗:“你不吃吗?”

王源说:“你快吃吧,我之前吃过了。”

王俊凯确实很饿,片刻碗就见底了,只觉得天上地下,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鸡汤。

“厨艺不错。”

王源手撑着下颌,笑着看他,眼睛盛满了笑意,在昏暗的灯光下,褪去了那股机灵幼稚劲,显出相当温柔的样子。

窗外的竹叶沙沙作响,月光铺满了窗台,灯花一簌簌爆开,大概是因为他笑得太温柔,空气都变成了轻软的、甜的,酒一样醉人。

王俊凯想时光永永远远停留在一刻,或者以后每天都能如这般,一间屋,两个人,三千世界,他便能这样欢欢喜喜地过上一生。

TBC

评论(42)
热度(373)
© 空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