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扯酱

一个又低产又坑的HE专业户 微博@空扯是个日更专业户

#凯源#长安街(七)

我今日填坑时流的血与泪都是我那日开坑时脑子进的水*again

-----------------------------------

7

那天王源本来是要坐船渡河去赴宴的,给王俊凯一搅和耽搁了一天,第二天他早早起来,同时用尾巴把王俊凯抽了起来。

“起来,我们去赶早班船。”

王俊凯从床上挣扎着坐起来:“不要打脸好吗!”

 

王俊凯一边穿衣服一边睡眼惺忪地问:“要去干嘛?”

“有狐妖要出嫁,去赴喜宴啊。”

“人家出嫁你这么积极做什么……”

“我以前没见过出嫁喜欢看热闹不行啊。不过说起来她算是老朋友了,她跟我拜过一个师父。那个时候她还好小,一转眼都嫁人了。”

王俊凯突然想到了什么,说:“狐妖出嫁的规矩应该也不少吧,挺麻烦的吧。”

“可能吧。”

王俊凯突然精神百倍地从床上跳下来:“走走走,快走,去晚了就来不及了。”

王源看着转眼间像打了鸡血一样的王俊凯:“人家出嫁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万……万一我以后也要娶个狐妖呢,先去观摩一下流程。”

“……”

 

船在河上晃悠了大概一个多小时才到对岸,上了岸,王源没有跟大部分人一样往大路上走,反倒往相反的方向,沿着河岸往树林深处走去。

王俊凯说:“摆酒怎么摆在那么偏的地方。”

“妖的酒宴自然是摆在妖的地方,怎么会在人间的热闹地方。”

不知走了多久,树林里除了鸟叫虫鸣,再无其他声音,树木越发遮天蔽日,河流颜色也愈发深邃,在一棵盘根错节的老树面前,王源终于停下来说:“到了。”

王俊凯望了望空空如也的河面,说:“到了哪儿?”

“在这儿等船。”

“对了,你把仙气给隐了,免得麻烦。”

不知等了多久,河上传来一声清越的笛声,随后起了雾,雾气笼罩的河面上,影影绰绰地出现了一个轮廓,轮廓越来越大,现出了船头的形状。

船在他们眼前停下了,王源低声说:“你等下记得跟我挨近一点。”

于是王俊凯满足地贴着王源后背走,王源的发梢给风一吹都扫在他脖子上,扫得痒痒的。

他想,自己老爹如果看到自己这个沾了一身妖气的样子一定会把自己打死。

 

船在一片迷雾中穿行了很久,久到王俊凯已经在船身轻微的摇晃中睡了两个回笼觉,方才停下。

下了船,眼前依旧是层层的白雾,只是在厚重的雾气中隐约有一点黄色的光,像一盏遥远的灯,但是微弱的跟只萤火虫没什么两样。

王俊凯觉得自己被四面八方的白茫茫给包围了,扑面而来的都是陌生的气息,连脚下都没什么脚踏实地的实感,他下意识抓紧了前面王源的袖子。

王源拉住他的手说:“我带你走,跟着我别乱跑。”

王俊凯的视觉在这儿几乎完全失灵,如同走在一片黑暗森林里,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到处蛰伏着野兽,只有前面那人的手拉着他。

这感觉很神异,像是无边的洪荒宇宙,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行走在世界最后的废墟上。

只是不知道在他妖的眼睛里,看到的又是怎样一般景象。

迷雾让人失去时间概念,在王俊凯觉得自己外衣都被浸得半湿的时候,眼前终于出现了光。

先是模糊一片,随后他感觉自己的脚踩到了地面,他眨了眨眼,眼前出现了一片夜色笼罩的树林。

王源说:“来得晚了一点,就在这儿等吧。”

黑暗的树林小道上,渐次有光亮起来,漫天的流萤聚在一起,像落下来的星星,照亮了墨蓝的夜色。

这景色极美,王源的肩还贴在他胸前,他手指上还残留着王源掌心的温度。若是时光有情,应当把这一刻凝成琥珀。

随着这一方天地的亮起,远方隐隐传来了锣鼓声,脚步声,说话声,种种嘈杂声音交汇成一条河,开始只是细小溪流,随后声势渐大,隐隐能看见大红色队列,朝着这边来了。

王源一激动,拿手肘戳他:“来了来了。”

全是大红色的,红的轿子,红的绸缎,红的衣服,天地都被染成了喜气洋洋的红色,锣鼓跟唢呐震天的响。

这气氛很有感染力,王俊凯觉得自己心情都莫名地雀跃了起来。

轿子在他们面前停下了,轿子的窗帘被掀开,新娘探出头来,看着王源又惊又喜地说:“师兄,你来啦!”

王俊凯先是消化了一下这个称呼,他老是潜意识觉得王源很小,小到无法接受有人居然能叫他师兄。

王源凑到窗前去跟她说话,队伍短暂地停了下来,乐队依然锣鼓喧天。

王俊凯抬眼去看这位小师妹,只感叹狐妖果然都是美人,这新娘眉眼都勾人非常,在明艳的妆容点染下,艳得像朵鲜红的牡丹,直叫人移不开眼。

他们简单客套了几句,王源夸她今天漂亮:“是我看过的最好看的样子。”

他又说:“但是你好像不是很开心。”

王俊凯看见新娘的神色明显黯了黯,但很快又恢复了原本的微笑,因为脸色太白,笑得有些惨淡。

王源问:“是你自己选的?”

“是我自己选的。”

“那就行了。”王源掏出个红包塞到她手里:“希望你开心。”他想了想说:“酒宴我就不去了吧。”

新娘说:“也好,你别跟着去了,拜堂的时候我看见你伤心,你看着也伤心,过后我再去找你吧。”

王源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伸手帮她把掀起来的盖头拉了下来,她的脸消失在花纹繁复的红缎之后。

队伍热热闹闹地走远了,依然是喜气洋洋的大红色,依然是锣鼓喧天的热闹。

 

王源说:“好了,这下没酒喝也没肉吃了。”

“你这小师妹怎么回事啊?”

“妖跟仙原本都是没什么感情的,我以前在山上修炼的时候一直不能明白她,现在我在人间逛了这大半年,看了凡人的感情,似乎能明白一些了,但是讲给你这个仙听,你也不一定明白。”

王俊凯笑了,说:“你讲吧,我应该能明白的。”

“其实很简单,以前她跟我一块儿修炼的时候,她有一次下山,回来偷偷跟我说,她喜欢上一个凡人,其实我根本不知道她的喜欢是怎么回事,但是她当时偷偷对着人间带回来的一个竹编的蚂蚱笑的那个表情,我大概一辈子都忘不了。后来她下山了,我还在山上,再接到她消息的时候,她已经要出嫁了。”

“我刚刚看她的表情,她嫁的大概不是她喜欢的那一个。”

王俊凯说:“你怎么不阻止她呢?”

“为什么要阻止她?我在人间见过的,有的新娘出嫁会哭成泪人,有的新娘却会笑得很灿烂。也有的,嫁人的时候一脸麻木,什么表情都没有。还有的,出嫁前的晚上还在偷偷难过地哭,上轿的时候眼睛还是红的。一开始觉得命都是各人选的,后来又觉得,是有其他的东西不一样,但不知道是什么。”

王俊凯盯着他的眼睛说:“不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是不会开心的。”

“但是能嫁给自己喜欢的人的,太少了,我没有见过几个,大部分人还不就那样过了。书里倒是见过不少不顾一切要嫁给自己喜欢人的角色。”

“后来呢?”

“后来他们都死了。”

“……”

“等你完全明白的时候,你大概会更同情她一点。”王俊凯把自己的红线掏出来说:“这是我从仙界带来的东西,绑一下我以后好找你。”

王源并没有怀疑,直接挽起袖子露出一截手腕,他看着王俊凯垂着的睫毛,说:“绑个绳子你脸红做什么?”

王俊凯紧张得手一抖,舌头都打结了:“我……我哪有脸红……”

“有啊。”

“肯定是光线问题。”王俊凯终于笨拙地把两个人的手腕绑到了一起。

手背贴着手背,契合的生命线,仿佛他们生来就该彼此相握。

——无论贫富、家世、相隔万里。

 

如果王俊凯此刻抬头,他会发现王源的脸其实也是红的。

但他当时忙着祈祷,错过了这个永恒的秘密。

 

TBC

等你完全明白就惨了【闭嘴

评论(55)
热度(460)
© 空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