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扯酱

一个又低产又坑的HE专业户 微博@空扯是个日更专业户

#凯源#长安街(五)

更新如同绝尘而去的脱缰野马的一章

-------------------------

5

第二天王源从宿醉中醒过的时候,脑袋痛的好像给人打了一顿。

他睁开眼,王俊凯蹲在床头哀怨地看着他,眼睛下面挂着两个黑眼圈。熹微的晨光从他背后照过来,照得他整个人稀薄不少,好像下一秒就要化在空气里,但是那一股积了一夜的怨气却是实打实的。

良久的沉默之后,王源试探性地问道:“怎么了?”

见王俊凯不开口,他想了一会儿,说:“我昨天晚上把你给轻薄了?”

王俊凯气结:“你要负责吗!”

王源认真地抱着膝盖考虑了半天,询问地看向他:“怎么负责?”

王俊凯扶额:“……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他无语地从床沿上撑起身子:“好了你快起来吧。”

王源正要掀了被子起来,王俊凯猛地回头:“把尾巴给我收起来!”

 

王俊凯走到床边去开窗,想透透气,窗外扑棱棱地飞来一只鸽子,停到了窗台上。

这鸽子很灵,一双黑亮的眼睛圆溜溜的盯着他看,王俊凯却愣住了,他的动作僵在那里,半天不能动。

——这几日极力回避的东西,极力不去考虑的现实,一瞬间都随着这鸽子飞回到了他心上。

王源一下子跳过来:“哇,这鸽子好漂亮,你养的?”

王俊凯摇了摇头,看着鸽子脚上绑的银环,说:“我得回去了。”

他这话像是对着空气说的,王源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老是忘了,他是天上来的,这凡间并不是他呆的地方,但真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要走。

王源心里无端地生出失落感,师出无名,像光滑地表突然凹陷下一块,空荡荡的填不满。

 

王俊凯来人间是趁了他爹赴宴的时候偷跑下来的,只是路过那连接仙界与人间的门时候的心血来潮,没有目的,也没有计划,当他跨过那道虚无的门槛时,他对他将会遇见的,尚还一无所知。

而当他睁开眼,人间的第一眼,看见的就是王源。

王源当时气得不轻,皱着眉头,拿根树枝对着他,像只被踩了尾巴的小兽,弓着背,是个充满敌意的攻击姿态。但是他的眼睛却很亮,像一汪清澈的潭水,倒映了一夏的绿,是那样生机勃勃的美丽。

这是日后会反反复复出现在王俊凯脑海的场景,无论遭遇何种失去,无论岁月何等漫长,他总会第一时间地想起这个画面,想起此时此刻此年此地,连空气都带着奇异的温柔感,好像天地混沌初开,至此开始迷雾渐散,以此为原点,生出缱绻的线。

他过得太开心,以致于他怎么忘了,他原本就是要走的。

 

王俊凯说:“我今晚走”

“怎么个走法?”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或许是受即将到来的离别影响,接下来的一天王源都表现得兴致缺缺,甚至连食物都无法勾起他什么兴趣了。

王俊凯说:“我还没走呢,走了再想我。”

“谁要想你了?”

“你也太抠门,嘴上都承认轻薄我了,想我一下都不给我。”

王源给他逗笑了,说:“听说仙界景色比凡间最好的地方还要美上万倍,没去过的人连想象都无从想象,那扇门也是挑时间开的,等你回了天上,大概也不会再下来了。”

王俊凯说:“会下来的,你等着我。”

“谁要等你啦?我还要继续云游四方呢,师父好不容易放我下山一回,不逛个回本不是很冤。”王源说:“等你下次再来,我指不定在哪儿呢。”

“这人间确实很大。”王俊凯说:“但你也太瞧不起神仙了。”

王源听了这句,心情似乎有所转圜,他交游太窄,鲜少经历告别,王俊凯既然许了承诺,他说会回来,那他大概是能存个念想的。

 

今天的夜色似乎比昨日更好,月光像银子铺满了每一条街,照得整个世界都亮堂堂。

王俊凯带着王源爬上了城中央高楼的屋顶,王源说:“还得爬高一些才能走?”

“不是,只是这样比较酷炫。”

“……”

这是城里的制高点,从这里望下去,满城的灯火照着高高低低的屋檐,刚入夜,正是人间盛极一时的喧嚣时刻,沿着街巷铺开的光带像一条条盘桓的龙,衬得这一片人间烟火非凡的热闹。

王俊凯望着脚下万家灯火说:“人间是个好地方。”

“我要走了,你要不要表示一下。”王俊凯原本想开个玩笑,说“你再轻薄我一下”,笑一笑把这莫名的离愁别绪带过,走起来也自在些。

但是王源很认真地看着他说:“我不会送人,我以前没有送过谁。我上次在渡口看见凡人送别都会唱歌,我也给你唱一首吧。”

他这样郑重,王俊凯再也开不出玩笑。王源给他哼的这首歌,大抵因为是他偷听来的人间曲调,唱的不完整,也没有词,只有个破碎的调子。但是他的音色清清凉凉的,像溪水,又像三月的风。王俊凯觉得整颗心在这声音中沉入深深海底,像是他潜到龙宫最深处时睁眼看见的那一片蔚蓝,寂静而安然。

王源的送别曲相当短暂,戛然而止之后,他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勺说:“我只听了一次,词没听清,曲也没记全。”

王俊凯说:“你唱歌很好听,多学几首下次唱给我听。”

王源撇嘴:“我又不是街边唱曲儿的,这话说得好像你要朝我碗里丢钱一样。”

“哈哈哈哈……”王俊凯抬头望向天空,这会儿月亮出奇的大,像夜幕上一个硕大的银色窟窿。

“我真得走了。”他说。

“你是要突然一下就消失不见吗?”王源说:“那样感觉有点不好,能不能有点实感。”

王俊凯回头看他:“好。”

王俊凯的眼睛很亮,有一瞬间王源以为自己看到了他眼里有盈盈的水光,仔细一看又没有,大概是看错了。他瞪大了眼等着,下一秒眼前突然漆黑一片。

那是王俊凯的手掌覆在他的眼睛上,温热的温度沿着掌心传达过来,五指虚虚拢着,若是再贴得近一些,掌心生命线的纹路便能烙印下来。

王俊凯从背后凑到他耳朵边上说:“再见。”

他声音低沉,像是揉了滚烫的沙,让王源耳朵瞬间烧起来。

待王源目光再度恢复光明,眼前已空无一人。

远处是万千灯火,十里长街,熙来攘往,人声鼎沸。

——是空荡的寂静荒野。

 

TBC

评论(48)
热度(389)
© 空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