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扯酱

一个又低产又坑的HE专业户 微博@空扯是个日更专业户

#凯源#长安街(三)

这章暴露了我的痴汉本性(¯﹃¯)

------------------------------

3

场上的情形已经白热化,名义上是斗舞,实际上兼带着相亲功能,场下的男人,场上的姑娘,都在彼此打量着,若是有幸看上了谁,便直接去他面前跳上一段,如果那人也伸手,就可以促成一段姻缘了。

舞蹈节奏越来越快,音乐声也逐渐激越,篝火旁的气氛前所未有的火热起来。

“你还不去?”王俊凯噙着笑问王源,狭长的挑花眼眯成了一条缝:“前边那个姑娘已经一连翻了十个跟头了,你要再不去,烤全羊可就没了。”

王源正要抬手,王俊凯又一把按住他说:“守规矩啊,妖也好,仙也好,不能随便对凡人用法术的。”

王源咬了咬牙:“我知道啦,废话。”

王源悲壮地望了烤全羊一眼,深吸一口气,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王俊凯一脸等着看笑话的表情,王源却突然转头对他笑了笑,说:“你等着看吧。”

这个笑容很惊艳,他眼睛亮亮的,唇角弯起来,连天上的月亮都要失色。

王源拍了拍手,身上已然换了套衣服,红色的纱衣像团燃着的火,金线绣的繁复纹样在火光中闪闪发光,手环在他细白的手腕上叮当作响。鲜红的面纱影影绰绰的遮住了大半张脸,他的肤色在月光下白得像山尖雪,而露出的黑发跟眼眸黑得像水中的墨,晕成绝世的画。

这是王俊凯第一次见着王源像个狐妖的样子,他以往见过的狐妖都是眉眼细长,一双狐狸眼媚得很,张口说话的软糯能让人骨头酥上十分。但是王源生的一双杏眼,已经落了下乘,他还老穿得素净又随意,讲话的声音也很清亮,看起来跟个人类少年没什么两样,跟他以往见过的那些狐妖比起来,纯得像白纸一张。

但是当他披着大红的轻纱衣摆翩飞地走过去,柔软的绸缎勾出他长腿纤腰时,当他黑发瀑布一样垂下来,脚踝和手腕上的银环铃铃作响时,王俊凯生平第一次清晰地意识到,他确实是狐妖,是这世间最能惑人的狐妖。

对他来说,美是一种天份。

 

王源舞怎么跳的、跳得如何,王俊凯已经不记得了。他红色的衣裙像千万只翩飞的蝴蝶,全撞在他心上,洒下闪光的、有毒的磷粉。又像是一场梦,带着不真实的荒诞美感。最后是一团火,红色的烈焰在他心里燎原,烧成了漫天的灰烬。

在近万年的生命中,他第一次鲜明地感觉到了心脏的存在。

 

当王俊凯回过神来时,才发现场上一片安静,所有人都望着他,他转头看见王源正在他面前跳着舞,眼睛里带着狡黠的笑意。

他突然紧张了起来,他不知道这是一种示好,还是在涮他玩儿,他十分想伸出手握住他的手腕,就像这斗舞会上其他男人对自己心仪的人做的那样……但是,但是如果他会错了意……

他心里正天人交战的时候,王源身子陡然一旋,转到那烤全羊面前,说:“这个归我了!”

王源的声音是很清亮的少年音,这声音一出,王俊凯听见周围的少男心碎了一半。

然后当王源单手把烤全羊扛到肩上时,周围的另一半少男心也碎光了。

 

当然这些王源并不知道,他只在意他的烤全羊,这只羊相当肥,王源几口下去就吃了满嘴的油。

王俊凯说:“你能不能先把衣服换了。”他看着王源正在羊腿上扫来扫去的衣袖,已经沾上了暗色的油污:“暴殄天物。”

王源腮帮子塞得鼓鼓的:“这个衣湖……法术变的,又不值几个钱……”

王源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你喜欢?”

“……吃你的羊吧。”

 

在西域停留几日后,他们随着另一支商队回了中原。回去的时机不太凑巧,正遇到夏日的雷雨天气,他们刚进城门,立马被遮天蔽日的雨水困住了。

王源隔空捞出一把伞,说:“老在这屋檐下站着也不行,这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咱们还是去找个客栈吧。”

他们俩的鞋袜都已湿透,衣服也都沾了雨水,这会儿傍晚的冷风一吹,带走了身上所剩不多的热量。

王源比王俊凯矮了小半个头,努力把伞支到王俊凯头顶上,一会儿就觉得手酸,王俊凯觉得挺好笑,把手放到他头顶说:“尽长尾巴不长个儿啊。”

王源把伞收回自己头顶:“不帮你打了,你自己淋雨去吧。”

王俊凯被突如其来的瓢泼大雨淋了满身,立马钻到他伞下:“一哥一哥,我错了。”说完很狗腿地接过伞来:“我帮你打吧。”

王源变的这把伞大小正好够罩住两个人,他的肩膀挨着王俊凯的肩膀,走路的时候一跳一跳的,蹭着他的手臂。

王俊凯抬头望了望青灰色的伞面,其实他只要动动手施个小法术,就能让他们俩一滴雨都不沾,也不必这样缩着脖子裹着湿淋淋的衣服在冷雨里瑟瑟发抖。但是鬼使神差般的,他非但没有这么做,反倒伸了伸手指,偷偷把伞面给缩小了一圈。

伞遮不下两个人,雨水立刻淋到他的手臂上,于是他把伞往王源那边斜了斜。

他的身子一半都暴露在雨中,给淋湿了大半边,王源见了拉了拉他的胳膊说:“你过来一点。”说完朝他怀里靠了靠。

他低头正好能看见王源头顶晃荡的一戳呆毛,胳膊贴着他的胸膛传来熨帖的温度。王源的身形是还没完全张开的少年模样,像尚还青涩的竹子,是刚好能让他搂在怀里的大小。

王俊凯觉得这人间确实是个不错的地方,连溅到自己衣摆上的泥点都充满了艺术感。

他想,自己一定是生病了。

 

待他们找到客栈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两个人都淋成了落汤鸡,在这万家灯火的寂寂凉夜里显得分外凄凉。更凄凉的是,掌柜告诉他们,只剩了一间房。

王俊凯大手一挥:“没事,反正我们这儿只有一个人。”说完得意地瞥了王源一眼,言下之意是,他只是一只狐狸。

王源瞪他:“硬要这么算,我们俩一个人没有。”

掌柜的给吓出了一身冷汗,说:“您……您俩位……大半夜的不要乱说胡话……”说完上下把他们仔细打量了一遍,还战战兢兢地从柜台伸出脖子看他们俩有没有脚。

王源打了个喷嚏:“这儿穿堂风吹得冷死了,走了走了,上去吧。”

 

房间不大,收拾得倒是很干净,在滴滴答答的雨打屋檐声中,别有一番温馨的味道。

唯一的问题是,床非常小。

王俊凯一看到那床,心里就天人交战起来:这个大小绝对睡不下两个人,那怎么办,有个人睡地板?谁睡呢?他要是让给王源会显得很奇怪吗?不让的话不是很不厚道吗??如果一起睡的话,太挤了吧?但是地上好冷啊……

他正想着,突然发现王源不见了,心下不由得一惊。转头一看,床中央团着个雪白的毛茸茸的团子,正懒洋洋地摇着尾巴。

那团子说:“就这样凑活一下吧,床太小了。”

王俊凯:“……”

他庆幸自己刚刚没说话,不然一定很像神经病。他感觉自己到凡间之后脑子有点不太好使了,回去之后得找点口服液啥的补补。

王俊凯第一次见着王源的原形,新奇得很。他确实是只相当漂亮的白狐,全身白得没有一丝杂质,毛又蓬又密,窝在那儿闪闪发光,像团小雪花。

……看得让人很想摸一摸,然后把脸埋进去。

事实上王俊凯确实这么干了,他伸手过去在他背上揉了揉,狐狸的毛像轻软的棉花温柔地包裹了他整个手掌,让他觉得心都化了。王源没有反抗,此时动物本性占了上风,他惬意地动了动耳朵,在王俊凯的手掌下舒服地眯起了眼。

然后王俊凯突然心血来潮说:“你能不能绕到我脖子上来。”

“我想试试狐狸毛围脖是怎么样的……”

“啪”的一声,王源甩起尾巴在他手上抽出了一道红印,转过身子不理他了。

在人间的第一个雨夜,王俊凯因为嘴欠失去了一个柔软又暖和的抱枕,日后每每想起来,都后悔不已。

 

TBC

评论(54)
热度(449)
© 空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