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扯酱

一个又低产又坑的HE专业户 微博@空扯是个日更专业户

#凯源#长安街(二)

【“我只记得一句。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歌词是这样的。”】

【他笑了,说:“你知不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

2

一开始眼前是漆黑一片,然后出现了虚空混沌,好像盘古开天前的亘古洪荒,这样的场景持续了好久,久到我都要睡着的时候,画面突然逐渐清晰了起来。

我先看清的是一片小树林,然后是一只烤鸡。

没错,是一只烤鸡,色泽金黄,肥美得在火的炙烤下往外滋滋地冒着油,外皮看起来酥脆得恰到好处,只待起架便可享用。

看起来王源跟我想的是一样的,他开始伸出手翻动那叉着烤鸡的树枝,往上面洒最后一道调料。

这个时候王源看起来要小一些,外表还是个十六七的少年模样,此刻他盯着食物两眼发光,我已经见他吞了不下五口口水了。

等他吞了第六口,就要伸手去抓那烤鸡的时候——

——只听得“轰隆”一声,有个黑影从天而降,把烤鸡砸了个稀巴烂。

王源傻了,他瞪大了眼睛,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那个黑影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对王源说:“你……”

“我的烤鸡啊!!!!!!!”

王源拿了树枝就要去跟那人拼命,那人吓了一跳,一边摆手一边往后退:“抱歉,我赔给你就是……”

“你懂什么?这是吃着最嫩的青草喝着露水长大,正处于少女与女人之间的一只野山鸡,多一分太腻,减一分太嫩,老子觊觎了她大半年,跑了几千里去找调料……居然……居然……”王源气得说不出话了:“我要杀了你!”

那人显然被王源大无畏的吃货精神震惊了,他连连说:“抱歉抱歉,我初来乍到,不太懂规矩……”

“怎么个初来乍到法?你刚被生下来这人间不成?等等……”

王源好像发现了什么,他仔细打量那人几眼,抬头望了望天:“你是天上来的?你是仙界的?”

那人点了点头。

王源听了失望至极:“居然是个神仙,那我杀不了你了。”他郁闷地把手上的树枝扔到地上:“你快走吧,看到你的脸我就想起我逝去的烤鸡,想起我逝去的烤鸡我就心绞痛。”

那人走了几步,似乎想到了什么,又折回来,问道:“这附近好像很荒凉啊,你知不知道哪边热闹些?”

王源往地下一指:“阴曹地府热闹些,去吧。”

那人给逗笑了,一笑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让他看起来稚气不少:“你这人挺有意思,我第一次到凡间来,就是想找个人多热闹些的地方,看看人间是什么样的。你那只处于少女与女人之间的烤鸡我不知道怎么赔,我请你吃饭怎么样,免得传出去,又说神仙下界欺负小妖。”

王源的眼睛在“吃饭”这两个字上叮地亮了一下,但还是嘴硬:“切,我又不是故意为难你,我之前一直在山上修炼,对人间的事一概不知,我还想找个热闹地方看看人间的食物是什么样呢,听说人间的鸡有上百种做法……”王源说到这儿又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口水:“我勉为其难地允许你请我吃饭好了。”

 

这个神仙的名字叫王俊凯,王俊凯跟王源,一仙一妖,此时两个人都对人间一无所知,因为一只烤鸡而结成了短暂的联盟,要去到某个热闹的城市去看一看人间万象。

事实证明,两个一无所知的人只会制造出双倍的错误,两个路痴结伴的旅行更是灾难,于是在彻底找反了方向的第三天,他们眼前出现了漫漫黄沙。

西北的风将大漠吹成流动的沙海,沙子与沙子摩擦着发出悲戚的声音,跟鬼哭狼嚎一样。

王源看着眼前荒无人烟的沙漠说:“你看,我说要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走的。”

王俊凯说:“你看,我说在那个石头前我们应该右转的。”

“那现在怎么办?”王源说:“这地方风好大,晚上会很冷的。”他本来长得瘦,这会儿被风快吹成风筝了。

正当这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远处传来了叮叮当当的驼铃声,王源眼睛一亮,说:“有人来了!”

这支商队从中原采购归来,正要回西域去,在王源的星星眼攻势下,商人愿意顺路带他们一程。王俊凯本身是不太愿意的,这个目的地显然与他们的目标背道而驰,他想去的是繁华的中原,但是王源已经激动地爬上了车,拽着他的手腕说:“我听说西域的水果都特别甜,跟沾了蜜一样,还有烤羊肉,烤牛肉,牛奶也特别鲜……”

王俊凯见他说得两眼发光,回头望了望遮天蔽日的滚滚沙尘,还是跳上了车,对王源说:“我还听说过,西域特别喜欢扒了狐狸皮做围脖。”

王源听到围脖两个字不由得抖了一抖:“神仙都像你嘴这么毒吗?”

 

出乎王俊凯的意料,西域虽然水源物产相对匮乏,却很是热闹,集市上熙熙攘攘的,南来北往的手艺人,商人,盗贼,旅客,什么样的人都有。

王俊凯生平第一次见到这些,觉得着实有趣,原来那云朵上寂寞的天宫,千里之下,是这样一个充满烟火味的、忙忙碌碌的人间。

王源显然没有他那么多感慨,他目标明确,就是食物,他手里拿了满手的羊肉串,流了一手的油,嘴里还塞得满满的。在吃的间歇才能抬头来看几眼,时不时拿手肘戳一戳王俊凯跟他交流感想。

王源说:“那个蛇跳舞跳得好好看。”

“那是吹笛子的人给它下了药,它痛苦着呢。”

“刚刚那个女生的眼睛是蓝色的,好漂亮。”

“看见她的手了吗,那是被抓去卖的奴隶。”

王源觉得自己被噎着了:“你这人能不能光明一点,就你特别能耐。”

王俊凯顺手摸了摸他的头说:“你还小呢。”

“小?”王源说:“好笑,你觉得我几千岁?告诉你,我可是有九条尾巴。”

王俊凯说:“九条尾巴你也比我小。”

 

这边的热闹到了夜晚更甚,部落为了庆功燃起了篝火,高台上架着肥美的烤全羊,下边男人们喝着酒,乐师拨着弦,当中是轻纱曼舞的西域舞女,腰肢柔软得像蛇一样,眼波流转间风情无限。

王俊凯喊了王源几声,他都没应,他转头一看才发现王源已经看呆了,王俊凯一开始以为他是看美女看呆的,正要嘲笑他,仔细一看才发现他盯着的竟然是那烤全羊。

王俊凯拿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回神了,那烤全羊是要分给族里人吃的,你这么乱打主意,当心被人撕了。”

王源哭丧着脸说:“不是吧,我也想当族里人……对了这是什么族啊?”

这个时候,一众舞女退了下去,一个精瘦的老人——大概是族里的长老,走到火堆边上:“为了欢庆,今日举行斗舞,胜者可以将这烤全羊搬回家。”

说完人群中发出一阵欢呼,西域女子当真奔放热情,立刻有在一旁的姑娘提着裙子在空地当中跳了起来,身上的首饰撞击着发出清越的响声。

王源立马死命摇着王俊凯说:“你快去!赢了就能吃烤羊了!”

“……是什么让你产生了我很会跳舞的幻觉。”

“你不是神仙吗?你这神仙怎么这么没用?”

“神仙就会跳舞啦?”王俊凯无语了,他看着王源飞扬的衣摆,突然心里一动,扯起嘴角盯着王源的眼睛说:“你不是妖吗?还是狐妖,这点小事能难倒你?”

 

TBC

评论(46)
热度(396)
© 空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