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扯酱

一个又低产又坑的HE专业户 微博@空扯是个日更专业户

#凯源#世界未末日【全文完整版】

世界未末日

大结局直接放全文,谢谢大家观看,虽然现在知道三只要去快本了心情有点复杂(。•ˇ‸ˇ•。)

------------------

1.【这街道在下陷】

 

“要喝点水吗?”

王俊凯从驾驶座上回过头,王源靠在后排椅背上,阳光照得他皮肤白的跟透明一样,他微微抬了抬眼皮,轻轻摇了摇头。

王源手臂上包着绷带,微微渗着鲜红的血,再早一些的血已凝成黑色的痂。王俊凯觉得那伤口好像是被下了蛊,连着他的心,每一滴血都要连带着他心里刺痛一分。

这是世界末日,未知丧尸病毒全球大规模爆发之后的一个月。他们两个孤单地逃亡在空旷无人的街道上,前往两百公里开外遥远的北方安全区。

 

王源手臂上的伤是给丧尸咬的,尽管王俊凯以穷尽人类反应能力极限的速度将它爆了头,但还是晚了那么一点点,为此他懊恼得几乎当场吞枪自尽。

事发后的几分钟,王俊凯脑子完全空白,全身发抖,眼前突然漆黑一片。这大概是他人生中最绝望的时刻。

王源倒是特别冷静,他一边飞快地挤出伤口的血按着血管,一边拉着王俊凯迅速退出了这间亮堂堂的超市,一把把他塞到驾驶座上,说:“从哪儿冒出来的?不知道里面还有没有,快走。”

王俊凯没有反应。

王源冲着他的脸大吼一声:“快开车!”

王俊凯的脑子里好像只剩一片嘈杂的电流声,他听到命令下意识颤抖着手去打火,打了五六次也没打起来,直到王源按住他的手说:“我来开吧。”

王源手臂上的血顺着细瘦的手腕滴到他的手臂上,温热又湿润,空气中全是绝望和血腥味。

王俊凯觉得这只手把自己从一片混沌中拉回来了一些,他狠狠在自己舌头上咬了两下,咬了一喉咙咸涩的血,痛觉终于给了他短暂的清醒。

他伸手打起火来,吉普车呼啸着向北开去。

 

等到他开到四周足够空旷时,王源自己已经差不多把伤口处理好了,大概是失血的原因,他好像很累的样子,脸色在暮光中显得惨白。

车引擎的轰隆声停止了,四周是长久的沉默和死寂。苍野寥廓。

王源一如既往地是打破这难耐沉默的那一个,他说:“王俊凯。”

王俊凯眼神失焦地在他脸上停留了一会儿,终于有了一些内容。

“我被咬了,我活不成了。”

王俊凯觉得这个王源冷静得可怕,他没有哭,没有惊慌得像只兔子,没有不知所措的小动作,声音没有颤抖,甚至眼睛都没有多眨一下。他用最平静的语调陈述着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事实。

这十多年来他好像第一次认识他。

王源自顾自往下讲:“把枪给我我自行解决,你动手给我个痛快,或者把我扔在这儿也行,选一个。”

王俊凯死死盯着他说:“我哪个都不选。”

 

2【我牵着你的手一路穿梭在城市路口】

王源受伤后一直在发烧,睡的时间明显变长,原本就严重的起床气更是放大了N倍。

王俊凯不敢吵他,但是又特别害怕他闭着眼睛安安静静的样子,他时不时就要伸手过去确认一下他是不是还好端端的呼吸着。

王源醒着的时候,虽然精神不佳,还是会尽力跟王俊凯说很多很多的话。但是比起以往声音小了很多,说话逻辑也颠三倒四,有时候同一句话说上个五六遍还以为自己没说过,又从头再来一次。

王俊凯听得兴味盎然,哪怕他知道这已经是第八遍王源学着以前那些花痴他的女生叫道:“啊……王俊凯你好帅~”

“你嫌我唠叨吗?”

“怎么会。”王俊凯想了想又补了句:“我很喜欢听你说话。”

王源虚弱地笑了,说:“你以前老嫌我话唠呢,说我跟个奶奶一样。但是吧,我觉得现在能多说几句就多说几句吧,毕竟说一句少一句。”

“说什么呢!”王俊凯厉声打断了他。停了一会儿,他放柔声音说:“我们等等就去医院看看。”

医院能有什么呢,一堆散落的药水瓶,生锈落灰的医疗器械,绝望的尸体和血,要是有办法病毒又何至肆虐于此。王源不想拆穿他,他知道王俊凯无非是要个念想。

他需要一根虚无的救命稻草,不然他一定会疯。

 

王源觉得越来越力不从心,他说:“当年我还是第一MC呢,现在说个十分钟都不行了。”

他叫道:“王俊凯。”

王俊凯转过头来看他,一般他把他名字叫得这么郑重的时候,就是要非常认真地跟他说话了。

“你答应我的,一有不对立刻给我了断了,手可别抖。”

王俊凯含糊地恩了一声,回头盯着车前的公路。

“就当是为我好,我不想变那样,我这么帅……喂你看着我。”

王俊凯艰难地回过头,看着他亮亮的眼睛。王源本来就瘦,这会儿脸颊都瘦的快陷下去了,眼睛显得更大,看着小鹿一样一脸无辜。

“我真的不想变那样,太难看了,你就让我趁着好看的时候走,好不好?要让你看见我难看的样子我真的不如死个一万次。来你看着我的眼睛答应我。”

王俊凯看着他,非常郑重地点了点头。

终于要到了正式承诺的王源大大的松了口气,他倒在椅背上闭上眼睛,几分钟之后呼吸就平缓了下来。他睡着了。

王俊凯知道他就是撑着那一口气想要个回答。

他非常后悔自己那天忘了跟他说,你怎么会难看呢,你怎样都好看,全天下你最好看。

 

3.【就算故事到了尽头我们也绝不退缩】

王源深夜突然醒过来,才稍微动了动手指,王俊凯立刻惊醒反身过来一把按住了他,把他吓了一跳。

“你要干嘛?”

“你要干嘛?”

这两句话他们同时问向对方,王源愣了愣,说:“我就是突然醒了。”

王俊凯低头咳了一声:“我还以为……”

“你别这么紧张,好好睡觉不行么,我不会蠢到……”

王俊凯斩钉截铁地打断了他:“你就有那么蠢,别以为我不知道上次你拿我的枪想干什么。还有上上次,我要是晚回来一秒估计你就走成功了。你一秒不放弃寻死的念头,我一秒都睡不好。”

王源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可能外表看不太出来,但是我自己感觉得到,我觉得我的自控力一直在变差……”

“怕什么,你又没有攻击性。”

“你怎么知道没……”

“王源儿,不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这十年我们都是一起长大的,我比你爸妈还了解你。”

王源没说话,眼睛倒映着这城市里久违的星河,非常亮。

王俊凯看着他说:“我保证,以我对你的了解,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发现你的异常然后如你所愿,绝对绝对不会让你咬到我,所以你也答应我,别多想了,这样我也好睡觉。”

王源笑了,说:“老王你好凶,算了,这大半夜的,睡吧。”

他又蜷回毯子里,后颈贴着王俊凯的手臂。王俊凯看着王源闭上了眼睛,帮他拨了拨额前几撮不安分的刘海,也靠后闭上眼睛。

过了几分钟,王俊凯感觉到有双手从毯子里伸过来握住他的,轻轻地说:“我答应你。”

声音梦呓一样,王俊凯在睡梦中反手准确地握住了王源的手,发现他的手好凉,明明从来没这么凉过的。

“睡吧。”他叹了口气说。

 

第二天天气相当不错,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王源看起来也精神也好了很多。

“咱们快没吃的了。”

“抢超市去呗。”王源咧嘴,笑得跟个小孩子一样,这是他现在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

王俊凯有点担心地回头看了他几眼,他不知道上次的意外有没有给王源造成心理阴影。

王源笑得很自然,看起来没有任何排斥,这时王俊凯才发现其实有阴影的其实是他自己。

王源是在超市里被咬的,这件事他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他已经强行让自己不去想了,因为哪怕只是回忆起一个小小的片段都足以让他崩溃。

 

王俊凯进超市前停在门口深呼吸了好几次,王源想上前,被他一把拦住了。

王源知道他在想什么,撇撇嘴乖乖呆在他身后。

超市货架倒了几排,蒙着尘,灯也坏得七七八八,好在东西还够多,更重要的是目前看起来很安全。

王俊凯拉着王源直奔矿泉水和压缩饼干,解决了基本生活需要之后,他打手电仔细检查了一番四周,问王源:“还要什么?”

“我要吃糖。”

王俊凯说:“行,少吃点,糖对身体不好。”

王源象征性地恩了一声,王俊凯看着他看着货架专注的眼神就知道他根本没在听,这小吃货的魂都给勾走了。

 

4.【就算是世界要崩溃亲爱的我也绝不会落泪】

出超市走到一半,路过的地方大概是个大型CBD,路边的大楼一栋比一栋高,现下却是杂草丛生。

王源正躺着闭目养神,突然就睁开眼睛对王俊凯说:“等等……停,停。”

王俊凯踩了刹车,一脸不解地看着他。

王源从车窗探出头去:“你刚刚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还没等王俊凯回答,王源已经自顾自打开车门往外走:“好像是狗叫。”

王俊凯气得冲他叫:“回来!你他妈不要命了!”

王源压根没理他,王俊凯只得随着他跳下车,他几步跑到王源前面拽住他,说:“急什么!”

王俊凯脸黑的可怕,要是往日王源一早怂了。但是今天很反常,王源好像眼里只剩下了那条不知是否存在的狗,他眼睛一直在找。

王俊凯觉得王源这执着简直有些莫名其妙,王源善良,但也不是圣母,今天是为了一条狗的命不要自己的命了?

他正奇怪着,王源突然惊喜地叫道:“在那儿!”

他顺着王源的视线看过去,看见在没膝的杂草丛中,真的有只小小的狗,黄褐色,品种大概是最常见的那种中华田园犬,很小一只,长得倒是圆滚滚的,看起来很讨喜。

王源很开心朝小家伙招手:“过来过来。”

草丛里隐约传来沙沙声,王俊凯突然有种特别不好的预感,他一把拽着王源就要走:“别管了,快走。”

王源这个时候倒是不合时宜地倔了起来:“你先回车上,我去把它弄回来。”说着又往前走了几步。

王俊凯的怒气值终于冲破了他自控力的极限,他觉得王源今天简直是无理取闹,于是他一言不发直接一把扛起王源就要走。

王源本来就轻,这会儿扛起来根本不费力气,但是他挣扎得很厉害,他拍着王俊凯的背说:“喂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王俊凯一点没理他的意思,王源语气软下来说:“老王,老王你听我说,我真的很想要,算我求你,老大。”

王俊凯脚步停了一停,王源一卖怂王俊凯都能脑补出他说这话的表情,笑笑的眼睛亮亮的样子。

面对这样子的王源王俊凯抵抗力永远为零,王源这家伙太狡猾,他就算着他这点。

王源见王俊凯停了,立刻逮着机会从他肩上爬下来,拍了拍他说:“你这人太凶了,过去一定会把它吓跑的,呆这儿别动,我过去就成了。”

王俊凯自然不会答应他,他跟在王源后面看了看表说:“三分钟,有危险立马撤。”

王源很开心地走到那草丛前,从口袋里掏出根牛肉棒,蹲下来冲着小狗晃:“嘿,过来。”

小狗鼻子嗅了嗅,犹豫着往前走了一步。

“耿直点儿耿直点儿,直接过来呗,跟着爷走包你无病无灾天天有吃的,享不尽的荣华富贵,那些玩意儿绝对伤不到你。”

他对着条狗说得那么起劲,王俊凯只觉得好笑,他提防地朝四周望了望,好在目前看来四周还是一片安静。

小狗虽然努力保持矜持,还是挡不住食物的诱惑,一步一步慢慢走了过来。

眼见着王源的食物诱惑计划就要得手时,远处草丛突然传来几声迟缓的沙沙声,打破了这久违的安静和平衡。

“有两只!”王俊凯低低叫了一声。他估算了一下距离对王源说:“再给你30秒。”一边说着一边上了膛,屏着呼吸瞄准了其中一只丧尸的头。

丧尸基本感官能力尽失,一般以声音辨物,行动比较迟缓,以他估算的时间可以保证用不着开枪就能跑路。

小狗这会儿受了惊,又往后退了几步,瑟瑟发抖的,一脸随时要跑的样子。

王源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他觉得自己声音都在抖:“老大你快过来吧,求你了。”

眼见着那两只丧尸就要跨过王俊凯预估的警戒线了,他手捉着王源的衣领说:“还有3秒。”

小狗此时离王源大概就是一个手臂的距离,王源一直盯着它的眼睛:“我现在要抱你了……”

“2秒。”

“你可别跑啊……”

“1秒。”

王源一把伸手把小狗搂到了怀里夹着,王俊凯立刻拉着他就往车上跑。

这突然的动静刺激得丧尸脚步似乎也加快了一些,在车子开动之前,走在前面那只几乎都撞到了车玻璃上。

王源一转头窗外就是一张丧尸面部的大特写。皮肤灰白,皱皱的跟在水里跑了三天再捞起来一样,嘴角鼻子全都腐烂外翻,眼珠完全泛白。

王源觉得自己今天很难吃得下饭了。

 

离开的路上零零星星还散布着一些丧尸,好在数量不多,不足以形成包围。直到走到路旁彻底什么都没有的时候,王源突然喃喃道:“丧尸长得可真难看啊,不知道生前的人知道自己变成了那样会怎么想。”

“你别乱想,”王俊凯说:“别想这些有的没的。”

“我没有,就是感叹一下。”王源笑嘻嘻道:“我今天高兴还来不及呢,因为我遇到了胖仔。”他说着又把小狗抱到怀里揉了揉。

“这么快名字都起好了。”王俊凯看了看他,小狗已经完全放松了下来,眯着眼睛很开心地蹭着王源的衣袖。

“恩,别跟我抢这个起名权啊,我觉得这名字特别适合它。我希望它永远这么胖胖的,开开心心的。”

“我可以抢个冠姓权么?”王俊凯冲着他笑了。

“冠呗,反正咱们俩都姓王。”王源把胖仔举到眼前说:“王胖仔,你一定要长命百岁,平平安安,活很久很久,好吗。”

胖仔滴溜着圆圆的眼睛看着他。

 

5.【珍惜着有你记忆的一切】

王源受伤之后一直都是王俊凯开车,这么几天下来着实体力不支,但他还是死撑着。

没办法,他不可能让王源来开。

他觉得自己低血糖又严重了,好几次开着开着眼前就一片漆黑,有时候从地上起来的时候也是眼前一黑差点摔到地下去。

这会儿他皱着眉头开车,正觉得头有点晕,后座伸过来一只手,摸索着塞了个什么东西到他嘴里,还随手在他头发上摸了一把。

他闭嘴一尝,是颗糖,巧克力味儿的。

他回头去看王源,说:“你不吃啊,这不你最喜欢的那种吗。”

“我吃啊,先给你嘛。”

王俊凯转回来,觉得自己的头晕似乎突然好了一些,真神奇。

王源刚刚摸的那一把,把王俊凯有撮刘海给带下来了,这会儿一直在眼前飘着,他也不拿手拨上去,就让它一直在视野里晃着。

王源看王俊凯转回去了,打开糖纸的包装,甜腻的香味溢出来,他闻着觉得一阵反胃,特别想吐。

他瞥了瞥专心开着车的王俊凯,埋下头偷偷拿纸巾把这颗糖包起来扔了。

 

暮色四合,王俊凯靠在椅背上打了个哈欠。王源睡了一天,现在倒是精神得很,蹲在一边逗胖仔逗的欢。

王俊凯招呼他:“睡觉了。”

王源抱着胖仔蹦过来,钻到毯子说:“给我唱首歌呗。”

“多大个人了,还要催眠曲?”

“不是催眠曲,就咱们以前唱过的歌,随便唱一首吧,到处电都断了,什么声音都没有,我好久没听过歌了。”

“一起唱呗。”

“别了,”王源说:“我嗓子现在一点都不好,气也不足,唱的肯定很难听。”

“王源儿,不会难听的。”王俊凯说:“你唱的歌都不会难听。”

王源似乎终于来了点兴致,说:“找个简单的,董小姐吧。”

王源以前嗓子是特别清亮的,咬字也软软的特别好听。这会儿他嗓子哑了很多,气息也不稳,王俊凯还是觉得好听,他就接着他唱:“所以那些可能都不是真的,王小姐。”

这是他每次唱这首歌都要玩的小把戏,每次唱完两个人都会对着笑起来,屡试不爽。

王源笑得很虚弱,他说:“够了啊。”

 

王源闭上眼睛之前突然说:“老王,我以前有想过,如果有一天我没有漂亮的声音了,没有好看的脸了,会怎么样。后来就安慰自己,那个时候我一定很老了,等我老了,应该就不会在意这些了吧。但是现在又觉得怎么来的这么快……”

王俊凯把他搂紧了一些说:“别怕。”说着摸了摸他的额头:“有点发烧,别胡思乱想了。”

王源乖乖闭眼睡觉了,王俊凯睁着眼睛,看着他发旋上几撮不安分的头发。

 

那些可能都不是真的,不是真的,王小姐。

 

6.【就算是世界要倾斜亲爱的我也绝不说离别】

王俊凯回过头,王源还在睡,胖仔乖乖趴在他手边上摇尾巴。

他今天睡的时间很长,基本就早上醒了一会儿,好像很累的样子,一直在睡。

王俊凯一方面逼着自己不去往那个方向想,另一方面又觉得应该做好心理准备,这两相矛盾下他觉得自己要被逼疯了。

他看向远方,公路看起来长得无穷无尽。

 

中午的时候王源醒了一会儿,王俊凯招呼他吃点东西,王源接过来一看:“盒饭?这东西哪搞的?”

“上次路过动车站的时候看到顺便拿的,车上发的那种,这个保质期长。”

“我觉得我几百年没吃过饭了。”王源打开一看:“哇青椒肉丝……哎你不吃吗。”

“我不用。”

“还是你吃吧,反正我也没什么胃口。”

王俊凯不说话。

王源说:“我真的没在跟你客气,我吃不下,一点都不想吃,我现在闻着吃的味道都反胃。”

王俊凯捏了捏他胳膊,威胁说:“你必须吃,不吃我就拿嘴喂你。”

王源给吓了一跳,硬塞了几口,可怜兮兮地说:“我真吃不下了。”

王俊凯叹了口气,从他手里把饭接过来,突然觉得脚边有什么东西在动,抬眼一看,胖仔蹲在他脚边上瞪着水汪汪的眼睛冲他摇尾巴。

王源靠在他肩上说:“喂点给他吧,你看你老不给它好脸色看,它好怕你的。跟它搞好关系啊,它还要陪你很久很久的。”

王俊凯有些置气地说:“我不用它陪我。”

没有声音,他转头一看,王源靠在他肩上已经睡着了。

 

王源这一觉睡得相当长,傍晚短暂的醒了一会儿之后,就直接倒头睡到了天黑。

王俊凯根本睡不着,他心里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一直盯着王源看,像是觉得下一秒他就要从眼前消失了一样。

胖仔在他脚边绕来绕去,他想起白天王源说的,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伸手轻轻摸了摸它的背。

王俊凯突如其来的示好让胖仔相当开心,尾巴摇得叫一个欢,还跟着王俊凯的手指跳了几下,头不小心撞到了车座椅,王俊凯笑了:“你怎么跟你主人一样傻。”

胖仔轻轻嗷呜了一声,这时王俊凯看见地上躺了个什么东西,大概是刚刚从车椅上给撞下来的。

他有些好奇地伸手拿过来,那是一支笔,他随手按了几下,笔上的荧光屏亮了起来,发出蓝幽幽的光。

这是一支录音笔。

王俊凯确定这东西不是他的,也不是王源的,因为他以前根本没见过。可能是这车的车主留下来的。

王源睡得很沉,王俊凯悄悄从毯子里钻出来,帮他调整了一下睡姿,关上车门,按下了播放键。

声音一出来他就心跳停了一拍,他似乎有点猜到这里面的内容了,一时手足无措,慌忙按了停止。

王俊凯在深夜的凉风中沉默着站了很久,最后终于深呼吸了几口夜里冰冷的空气,狠狠掐了自己几下,再一次颤抖着按下了播放键。

“Hello,王俊凯,我还留了这么个东西给你,很意外吧,是不是觉得我特聪明。没办法,我想了好久,就觉得这方法比较靠谱。你这个人太闷了,我录了一些语音给你,你以后每天听一小段就行了,应该够陪你一直到安全区了。别贪心一天听太多哦,听完就没啦。”

“老王,今天天气怎么样啊,不知道你低血糖好点没有,要是头晕就吃点糖吧,我上次在超市拿了好多的,够你吃了。”

“老王今天吃了没有啊,胖仔怎么样,我告诉你个秘密,胖仔其实会握手的,你可以试一下。”

“老王今天过得怎么样啊,唱首歌给我听吧,认真地唱哦。”

“老王,今天走到哪儿了,胖仔长大一点没有啊,你没事跟它玩玩,就会发现它真的很可爱,会很多东西来着,它陪着你就不会无聊啦。”

“……”

王俊凯听得出这些声音并不是一次录完的,前面的时候王源的声音中气还挺足,说话的时候兴致似乎也挺高,后面声音明显哑了很多,也小了很多,有时候说一句话中间都要停下来咳几声,然后再接着说。中间还有好几段说着突然一阵杂音戛然而止的,应该是王源怕被王俊凯发现把笔藏起来了。

到了最后一段王源的声音里透着浓浓的疲惫,他终于如释重负地说:“老王,你已经安全了吧。我今天看了一下,我已经录了快三个小时了,应该够了,我大概也没什么力气再趁你不注意偷偷录这个了,就这样吧……”

之后录音笔里只剩下轻微的沙沙声,在无边的永夜里长长久久。

王俊凯手里握着录音笔,有一瞬间他觉得似乎所有意识都离自己远去了,他站立不稳地蹲下来,在晚风中觉得浑身发抖。

什么时候夜晚气温都这么低了,他想。

 

声音突然又响了起来:“王俊凯。”

王俊凯陡然一惊,看向还亮着灯的录音笔。

“……咣……嘶嘶……”之后是一段杂音,大概是录音笔突然出了点故障,王源的声音湮没在了电流声中。

王俊凯把耳朵贴到录音笔上,反复把这一段听了十几遍,依然没有听清王源留下的这最后一句话。

王俊凯这人一直自诩冷静又强大,病毒爆发以来他从来没有哭过,从不慌乱,一直理智地选择着安全系数最高的方法,面对曾经是人类的丧尸从不手软,一直一直活到了今天。

他所有的坚强终于在这个夜晚彻底崩溃,他蹲在凌晨三点的晚风里泣不成声,哭得浑身发抖上气不接下气,哭到所有气息都卡在喉咙里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

天空开始泛白的时候,王俊凯站起来擦干净眼泪,偷偷把录音笔放了回去。

眼睛肿的厉害,他使劲揉了揉眼睛,把刘海往下压了压,希望看起来没那么明显。

王源睡得很熟,胖仔倒是醒了,迎着他摇尾巴。

王俊凯蹲下来冲它伸出手,说:“握手。”

胖仔立刻站起来,乖乖把爪子搭到他手上。

王俊凯笑着说:“王源儿,你这个傻瓜。”

 

7.【尽管末日威胁再强烈】

接下来路过的这个城市毁灭相当严重,到处一片废墟,空气中全是灰尘,王俊凯给王源罩了个口罩,遮住了他大半张脸,就剩下一双眼睛在外面眨着。

王俊凯本来没打算走这条路的,这里空气太脏了,王源有支气管炎,一定受不了。奈何其他路有的路面坏了,有的被静止的车流堵着根本过不去,最后还是只剩下了这一条。

车窗全都关的严严实实的,王俊凯有些担心,时不时就转头看一眼,好在王源今天似乎比昨天好了一些,虽然看起来还是很虚弱,但好歹一直睁着眼睛,似乎没昨天那么困了。

王俊凯开着车就发现这地方好多大楼都莫名坍塌了,砖石堆成的废墟把这一块儿的地形变得非常复杂。他皱着眉头翻地图,城市构造完全变了样,好多路都已经给堵死了。

没办法,只能尽量保证一直朝着一个方向开,最后总能开出去的。

周遭一片死寂,胖仔有些不安地一直在王源腿上绕圈,王俊凯昨天晚上没睡,觉得眼睛干得要命,他伸手揉了揉,就看见后视镜里有什么东西在动。

他凑过去一看,整个人立刻如坠冰窖。

一大群丧尸。

“干!”

胖仔尖利的叫了起来,王俊凯一把把油门踩到了最底,他知道以那个密度,一旦追上立刻就算玩完了。

车前行的路毫不平坦,过程中一直磕磕碰碰,不断碾过脚下的碎石,至少把车的速度拖慢了一倍。

王源一把扯了口罩,抢过地图来看,他一边找着路一边朝后视镜看了看,丧尸与车的距离并没有缩短。而眼前的道路更是突然变窄了,从四车道减到了两车道。

王源对了对地图上标注的建筑,说:“这样不行,前面路窄,而且这么难走,迟早给追上。得有个人把它们引开。”

王俊凯用有生以来最凌厉的眼神瞪了他一眼,吼道:“闭嘴!”

王源丝毫不为所动,接着往下讲:“我来开车,把警报器喇叭什么能发声的都打开,我等下往这边拐,你带着胖仔下车从这条相反方向的人行道拐过去,喏看清楚,沿着这条过去找辆车,就可以直接上公路了。”

王俊凯一把把地图抢过来撕了。

王源真是没什么力气了,连骂起人来都软绵绵的:“听我的!王俊凯你他妈要不要命了!”王源焦急地看了看车后逼近的丧尸群,伸过手来开王俊凯这边的车门。

王俊凯简直想一把把他敲晕,他正转头要吼王源一句,突然轰隆一声响,整辆车剧烈地抖了几下,震得眼前沙石俱下。

车轮卡在了一片倒在地上的断墙里,疯狂地转动着。

“我X!”王俊凯爆了句粗,立刻换挡试着把车倒出来。

王源突然轻轻拍了拍他,说:“不用了。”

王俊凯抬起头来,看见的是从前方废墟中朝他们走来的丧尸群,密密麻麻一望无边。

他一瞬间觉得头痛欲裂,觉得这简直像在做梦一样,或许世界末日,王源受伤都是个梦,他还没有醒过来。

但下一秒车身剧烈的晃动就提醒了他现实,他转头看了看,只有左边还有条路,现下也已经没法走了,整个路面都坍塌了。

他们彻底被逼进了死胡同,被丧尸包围了。

这就是他们的末日。

 

到了这个时候王俊凯突然平静了下来,他转头去看王源:“王源儿。”

“恩?”

“估计得交代在这儿了,怕不怕?”

王源笑了笑,说:“我有什么好怕的,你不是还在这儿嘛。”

“对,别怕,我在你前面。”王俊凯握住王源的手。

他好像看到多年前的圣诞节,他们第一次在很多人面前表演时,王源紧张得像只懵懵的小兔子,他就偷偷把手放在他背上,跟他说:“别怕。”

“我名字在你前面。”

王源听了笑得雪都化了,就跟他现在冲他笑的样子一样。

窗外已经有丧尸开始砸车身了,整辆车晃动着发出了巨大的哀鸣声。

王俊凯把枪上了膛,说:“最后一颗子弹了,总不能被吃掉,死相太难看了,毕竟咱们是idol,是吧?”

王俊凯拿额头抵着王源的,胖仔哀嚎着钻进了王源怀里。

车窗跟车身都开始出现裂痕,车里暗下来,车外的丧尸已经渐渐遮住了光线。

他拿枪对准了油箱,说:“王源儿。”

王源回他:“王俊凯。”

他闻到王源身上熟悉的淡淡的味道,想起每一场春天的雨,冬天的雪,他在弹钢琴他在唱歌,他皱着眉头写作业,他吃东西的时候脸颊鼓鼓的样子,他睡觉被吵醒靠着床头生闷气。

他们生命一路纠结起来的线,如同此刻交缠的睫毛和呼吸。

再见。我的小吃货,小哭包,小笨蛋。

他扣动扳机,巨大的爆炸声响彻了这座废墟。

 

王源儿,咱们俩一块儿去抢超市吧。

 

8.【有爱就不累】

王源见王俊凯下车去煮开水去了,立刻偷偷把藏在车椅里的录音笔拿了出来,他想了想,按下录音键:“老王,你已经安全了吧。我今天看了一下,我已经录了快三个小时了,应该够了,我大概也没什么力气再趁你不注意偷偷录这个了,就这样吧……”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王源有些呼吸不顺,一边喘气,一边又觉得有些舍不得停止录音,他想说的话明明还有很多,但是到了嘴边,又觉得怎么说都不合适。

他趴在车窗那儿盯着王俊凯的背影看了一会儿。

他说:“王俊凯。”

这是他看了十年的背影,永远能让他安心,为他挡去一切的人。

 

“下辈子咱们俩再一块儿去抢超市吧。”

 

 

----END----

空扯

2014.5.10

---------

我个人的定义里吧,只要两个人一直是相爱的,同生或者同死都算是HE,请大家不要找我谈人生……


评论(158)
热度(1458)
  1. orangetoy空扯酱 转载了此文字
  2. 云苏调空扯酱 转载了此文字
© 空扯酱 | Powered by LOFTER